书号:12091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8章 诈尸!
A- A+

我和叶渊再次找了一会,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没找到,只是,这屋子似乎只为放置灵牌的,我和叶渊再也没有找到其他东西了。

只是,即便如此,我依旧认为这个破屋子很重要。

或许,还真有可能,出现叶渊刚刚说的那种情况,难道这灵牌就这么结束了?下一个什么时候会出现,那上面又会有谁的名字,而那灵牌又是怎么出现的,为什么出现了灵牌,就会死人?

一切的问题在我脑中打转。

这个屋子很重要。我再次对自己说了一声。

“陈sir,你安排两个兄弟来把师婆家给看住了,务必,不要让人进去。”

“杜生,可是发现了什么情况?”陈sir有些惊喜的说道。因为我让他看守这破屋子,必然是发现了什么情况了。这对于陈sir而言,无疑是最大的好消息了。案情总算是有了一些进展了。

“我们在这屋子里面有查到了那师婆的灵牌,加上我那六个兄弟的灵牌。此事应该是人为的,而且是故意为之的。具体的情况我和叶渊回了警局再和你细说。”

“哎,好嘞。”陈sir的声音之中总算是有了一分生机。

我和叶渊再次四处查看了一番,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哎呀。”可能是走的有些快了,叶渊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竟是差了摔了一跤,不过,到底是真枪实弹走出来的,只看到叶渊一个转身,直接定了下来。

“怎么了?”叶渊不是这么不谨慎的人啊!我好奇的问道。

“没事。”叶渊摇了摇头,可是低头看向地面的一瞬间,叶渊双眼瞪大了。

居然什么都没有?!

那他是被什么东西绊了?

叶渊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地面,又看了看我。

“此地还真是很诡异!”我冷冷的说着,四处看着,可是这破屋子就这么大,什么都没有看到。

“可能是我自己绊了吧。”叶渊有些不自信的说着,说话间还不忘四处搜索着,似乎非要找到什么不可。

可是,和我寻找的结果一般,什么都没有!

我和叶渊径直的走出了破屋。

可就在我和叶渊离开的一瞬间。

啪嗒一声,一面灵牌直接跌落在了地上。

我和叶渊赶忙冲入破屋之内。

可是破屋内除了六面兄弟们的灵牌,以及跌落在地上的魏秀芬的灵牌再也没有了其他。我和叶渊有些失望的相互摇了摇头。

我随手把师婆的灵牌放回了桌上,和叶渊再次离开了破屋。这次破屋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我和叶渊,把破屋的门关了起来,直接开车回警局了。

“今天那是怎么了?”在车上,我问着叶渊。

“我也不确定,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叶渊似乎在想着什么,“似腿一般,又似书籍之类的,总之不是很硬的东西。”

叶渊意会到我的意思,当即也是回忆起了当时的感觉。

当时不是说话的地方,所以我和叶渊都是默契的点到为止。

“你感觉可能是什么?”我紧紧的盯着叶渊。

叶渊摇了摇头,“如果,我说是死人,你信吗?”

死人?这个回答,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凭借。

或许是这个回答,太过瘆人了,我的心中居然有些发毛。

“开玩笑的,哈哈。”叶渊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可是从他眼中的那份凝重之中,我知道,叶渊这是在安慰我,这么多年的征战,难道真的连死人都会感觉错吗?

我的脑海之中,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对我有救命之恩的人。

只是,这个想法也就一闪而过,毕竟在我看来,还不到时候。

“不好了,不好了,诈尸了!”就在我和叶渊刚刚回到警局,就听到了警局内的呼叫声。

陈sir手下的兄弟似疯了一般,双目无神的大声叫着。

我和叶渊连忙冲了上去。

“怎么了?”我问道。

这时陈sir神色慌张的冲了过来。

“杜生,你赶紧随我去看看。那师婆突然活了,就似疯了一般!”陈sir急忙的说着。

我和叶渊当下加快了脚步随着陈sir向停尸房跑了过去。

“师婆呢?”我好奇的问着陈sir。

陈sir摇了摇头,“刚刚我来的时候就不见了,四个兄弟也已经遇害了。”随着陈sir的话说完,我们也是发现了地上的四具尸体。

又是四个警员,死了。

这件案子死的人,越来越多了!

只是,此时,叶渊却是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阿晦,你看墙上。”

顺着叶渊所指的方向,赫然看到一行血字!

“姓杜的,哪里来就滚回到哪里去!”

这几个字很明显是写给我的。

“陈sir,什么时候发现这些字的?”我好奇的问着陈sir。

陈sir摇了摇头,“刚刚还没有呢!”

刚写的?没走远?

“追!”几乎同时,我和叶渊说出了这个字。

“走了,走了。”陈sir似乎猜到了我和叶渊的意思。“外面的兄弟看到了师婆的尸体,而受惊过度大吼大叫的。”

我和叶渊哦了一声,看来是真的诈尸了!

确定了情况,我心中越发的觉得,应该联系当年的那位道长了。我不确定我和叶渊能够再次找回师婆的尸体,而没有了师婆,整件案子,将变得完全没有线索。

我已经走投无路了,如今只能寄希望当年的道长了。因为,一系列的事情似乎都在说着,此事,应该不是简单的人为!

我找了老家的亲戚朋友,好不容易才有了这道长的联系方式,据说都是好多年前的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打通。

我试着打了过去,没想到还真的打通了。

“喂,请问是二十铺的道长吗?我是杜晦,当年被你救的那个孩子。”我自报姓名。二十年了,道长应该也已经很老了吧,不知道还能不能记得我。

“哦,当年的那个孩子啊?混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发财啊?”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年轻的声音,听到这声音,我都是一愣,不应该啊,难道是打错了?

“你那是二十铺吗?”我问道。

“这不屁话吗?你说的应该是我师傅吧,我师傅已经过世了,你要是想要报答救命之恩,有什么钱啊,东西啊,交给我就好。”电话那头毫不客气的说着。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