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12091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10章 下棺怪事
A- A+

在我的注视之下,清封道长拿起了身旁的箱子,背在了背上之后就急速往外冲了出去。

“道长,你要去哪儿?”听到道长的诉说,我渐渐的发现了这件事情,它已经超出了寻常人能理解的地步了。

而这个时候,道长匆忙的赶出去,不知是他自己有什么事情呢,还是其他的什么。

“事情比你想象的要严重得多,我必须得赶往破屋去,你最好在这里呆着,哪儿也别去,我回来再给你解释。”当我听完这句话的时候,清封道长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这个房间里。

虽然这清封表现出来很贪财的样子,但他这个人还是挺热心肠的,想到这些让我不自觉的笑了笑。

其实相信清封是知道,他说的那些要求是很难满足的,就算能也知道自己不会那样做,但是他还是来了,这说明他这人还是挺靠谱的。

我还真听了清封道长的话,哪儿也没去,就在这酒店呆了三天三夜,这三天之中,陈sir又打电话来找,但我并没理。

叶渊亲自找上门来,他和别人不同,自然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他了。

“这事情怎么越来越玄乎了,进过队的我们该相信这些么?你说这是真的么?”

叶渊的话让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事实就摆在那儿,虽然不愿意去相信,但也不得不相信。

“没事,你现在这里呆着,我出去给你把控一下局面,你的那些事情我给你弄了,你就安心修养吧,有事情就打我电话。”

“哎哟,从来没见你这么好心嘛。”听了叶渊说的这些话之后,我差点被感动得老泪纵横了,但男儿有泪哪有那么容易就轻弹的,所以开玩笑的说道。

“你他妈的有没有良心啊?老子之前的事情呢,这么千里迢迢来到你这儿,才看见我这时的好心?”叶渊用质问的眼神看着我。

“哈哈,大恩不言谢,找个时间我们喝一杯吧,我请客。”我打着哈哈的说道。

“这才像话嘛!”叶渊说着就走了出去。

就这样,我在酒店里呆了三天三夜,这时,我听到了一阵急促慌乱的敲门声,当我打开一看的时候,吓了我一跳。

出现在我面前的正是清封道长,但是现在的他浑身是血,我赶紧把他扶进屋来,关上门了之后,我看到了眼前的东西。

是清封道长手上的一个玉佩,这块玉佩我并不陌生,正是二十年前那死尸脖子上的那块,这事情当真不简单了。

当我接过玉佩的时候,道长就倒了下去,我心中大急,清封不会就这样死去了吧?

“还好只是睡着了。”他可能是太累了,现在昏睡了过去,那我就给他洗洗身体,然后将他弄到床上去睡。

“这玉佩有什么古怪呢?和本案又有什么联系?”我自言自语的说着,端详了半天,也没能从这与配之中发现什么出来。

“这块玉佩,除了年代久远价值不菲之外,还有什么呢?”我小心的收好,就守在了道长的身旁。

一天过去,清封道长没睡醒,两天过去,道长还是没睡醒,三天了,道长还是没睡醒。

连我自己也都认为这道长是死掉了吧,但起检查他身体的时候,发现他面色越发红润,呼吸也很均匀了,完全就是睡着了的样子。

我还是守着他,然后叶渊又找到了我:“你这样快长草了,要不出去游一游。”

“你……”

“你是不是想说弟兄死去,案子没有眉目,你还有心情去游?”叶渊说道。

我并没有说话,但并没有否认他的说法。

“我从头到尾的探查了好几遍,还是没发现什么,这件案子很诡异,我发现事情远比我想象的严重得多。”叶渊很认真的说道。

“有劳了。”我说道。

叶渊给我胸口上来了一拳,说道:“我们之间还讲这些?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了,何况还事关胡杰。”

“要不我们去现代的怡红院玩玩。”叶渊脸上出现了邪恶坏笑的神情。

“哎,要去你去吧,我先想想这事情该怎么办。”

“看这气氛有些紧张了,也看你闷闷不乐的,开开玩笑活跃活跃气氛,别那么绷紧了,放松一下。”叶渊一笑的时候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来。

“那你打算怎么办?”叶渊问道。

“等清封道长醒来再作打算吧。”我说着找了个椅子坐了起来。

叶渊一笑走了出去,而我就在这里守着清风道长,他睡了七天七夜才悠悠转醒,可真能睡。

醒来的他先大吃了一顿之后,才和我说起正事来,就说了从来到这里以来,对这件案子的认识,和这几天的经过。

道长从这里去破屋三天三夜,是去那儿做法,那儿存在一个千年女尸,而他正是和这个女尸相斗。

这女尸真是凶悍,争斗的过程中,他有好些时候真是命悬一线了,还好他功力深厚,重伤了千年女尸,遗憾的是,他并没有抓住女尸,让她给跑了。

道长把这些说出来的时候,已让他够震撼了,但让他更震撼的是,这女尸竟然还是二十年前咬他的那一个。

“事情怎么会这么巧呢?”这让他越来越想不通。

清封道长说,你们口中所说的黑求,他做这些,就是为了复活那千年女尸。

“你最好找个地方躲起来吧,千年女尸会找到你,她只有吸干了你身上的血才算彻底复活,我这把老骨头不一定能对付得了黑求,所以你尽量安排好这里的事情,然后就跟我回到国内吧。”清封道长淡淡的说说道。

“那这件案子,我死去的那些弟兄们。”我急声说道。

“案子的事情,能处理多少是多少了,报仇的事情,你要知道有一句话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清封的话语声又传了出来。

这里的事情没有完成,我真不想离开这里,但是事实就摆在了面前,不离开的话,在这里无异于等死。

“难道那些叫我哪来哪去的人是好心的?”我惊疑的问道。

“听说过激将法吗?”清风道长说道。

“是啊,激将法,他们就知道,叫我回去我会偏不回去的,他们的真正目的是想让我留在这里啊。”我恍然大悟起来。

“有这个可能。”清封道长说道,“你先去处理你的事情吧,等弄好了之后来这个地方找我。”

应了清封之后,我走出了酒店,有道长的提醒之后,我也都小心谨慎着,回到自己的岗位上把手头的事情给处理好,交代好。

然后将兄弟们的尸体都火化了,好好的把他们的骨灰给藏了起来,到时候把他们带回国内去。

和陈sir道别的时候,还感觉他有些依依不舍的。

“大男子的,伤感什么,又不是生离死别了,放心吧,我们还会见面的。”说着也给他的胸口上来了一拳,这是男人之间友好的方式,陈sir自然懂,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感伤。

然后他和叶渊带着兄弟们的骨灰,和清封道长回到国内去,刚开始和叶渊说要回去的时候,叶渊很是不解。

他说,杜晦,这可不是寻常的你啊,难道怕了?

我并没有说什么,执意要跟着清封回去了,看见了我的坚持,叶渊最终还是选择支持了我,这就是好兄弟,就算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打算的,但也会相信他,相信他有着他的道理,然后会支持他。

回到国内之后,首先和叶渊将兄弟们的骨灰,给好好的安葬了下去,以前就知道叶渊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这件事情更让我有种坚定这个朋友的感觉,让我还有一种庆幸,庆幸我能有这样的朋友。

将兄弟们的骨灰好好的安葬了之后,清封说:“对于你们来说,其实国内也是不安全的。”

“那我们回国有意义吗?”叶渊表现得明显有些不悦了。

清封并没有理他,而是说道:“我知道你们去一个地方会很安全的。”

“哪里?”我和叶渊异口同声的问道。

“我家!”清封道长脱口而出这两个字来。

就这样,我和叶渊来到了清封道长的家中,他住的地方倒是很清净的,住着的是很考究的古式老瓦房,但特别干净,像极了一个四合院子。

以前是他和他师傅住着,他师傅去世之后,这里就他一个人住着了,空的房间比较多,我和叶渊很自然的就住在这个地方了。

住的这些天和清封相处得挺愉快的,寻常时间清封还会教自己和叶渊一些道术,这样子过了几天。

有一天,清封道长有事出门了,而我在修习道术的时候,叶渊找到了我,说有人找清封道长。

来的是一男一女,是一对夫妻。

“别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我是他徒儿,有什么事情就和我说。”看着这一对夫妇慌忙的样子,自己出声安慰了起来。

说清封是自己的师傅呢,是因为清封平时都很照顾我的,虽然他表现得脾性不好,但内心是个很热心的人,还教自己道术,虽然还没正式拜师,但也自然而然的就将他当做自己的师傅了。

他们粗略的述说,说他父亲在下棺的时候出了怪事,既然清封不在,那就叫他去了,虽然自己还是基本上什么都不懂的,道术学了皮毛都不算的,但又不好推脱,然后拉着叶渊一起跟着这对夫妇去了。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