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12091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12章 夜半巴士
A- A+

我看向叶渊,他对着我点了点头,示意让我先离开。

“那你小心点,我找到师父马上就回来。”我拍了拍叶渊的肩膀,轻轻在他的耳边又多说了一句话:“实在不行保住自己。”不是我自私,比起这两个陌生人来说,叶渊的安全我更加看重。

临走的时候我看向了那只凶狠的黑狗,冲着它笑了一下我把手中的符纸贴在了铁链上,这下子这只黑狗老实多了,希望它可以坚持到我带着师父回来。

我所在的这个地方也确实是偏远,尤其现在还是晚上,出了吴曦的家门之后顺着来时的一条蜿蜒的土路向着村子外走去。

天上的月亮散发出一丝幽暗的光芒,脚下的地面凹凸不平,不时地还会被石块绊一下。

心里着急的我加快了脚步,很快就走过了这段最难走的路,到了村口修好的油路上。

这半夜三更的也没有一辆车经过,我想着如果能够有一辆私家车路过的话,那么我正好可以搭一下顺风车回到县上。那样的话交通就方便多了。

前后看了一下,别说是车了,就连鬼影都没有一个,算了还是先往前走吧,说不定会碰见,我自己安慰着自己。

夜晚的气温终归是有些凉了,我出来的时候又着急,现在这才觉得胳膊上早就被冻出了鸡皮疙瘩。

我顺着这条马路一直向前走着,就这么大概过了快要半个多小时了,周围还是没有任何汽车经过的声音,就在我认为自己要在这个走上整整一夜的时候,转变发生了。

我感觉到了又两束光芒照在了我的身上,转过头用手挡着刺眼的光芒,我才从手指的缝隙之中看到,原来是一辆大巴开了过来。

这辆大巴的颜色应该是白色的,只不过车体被风吹日晒的有些脏了,晃晃悠悠的开到了我的面前。

我赶快伸手招揽了一下,这个车如果不坐的话,那么我今天很有可能就要在路上走一晚上了。

这个时候的我根本就顾不上想,为什么会有一辆大巴在深夜运行,这本来就是不正常的。

车子停在了我的面前,车门咣当一下打开了,司机转过头露出满口的黄牙笑了一下:“后生,快上来吧。”

我哦了一声:“这个车子是去哪里的?”

“回h市。”

这正是我的目的地,忽略了心里的那一点不舒服,走上了大巴,路过司机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没法形容是什么样的一种气味,只是能感觉到会让人有些不舒服。

我上来之后一看,整个车厢里空空的,只有靠后一排有一个女孩坐在那里。

她对着我笑了一下,我也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挑了一个中间的地方坐了下来。

汽车重新开动了,车子中的灯也关闭了,只剩下了一点微弱的光芒。

我坐在凳子上看着外面的树木向后移动,突然我感觉到身边有些不对劲,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接近了一样。

可是车厢里只有三个人啊,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慢慢的转过了头,同时心脏也像是被提到了嗓子眼一样。

终于我回过了头,待我看到我身后的人时,我的心里一下就放松了,是刚才上车时看到的那个女孩。

这个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一头长发自然的披在胸前,脸上的肤色有些苍白,她张开嘴对我笑了一下。

没有我之前想象当中的什么断头断脚,内脏流出之类的恐怖场景,我松了一口气,对着这个女孩也露出了一个笑容。

女孩坐在了我旁边的座位上说:“我叫周婷,很高兴和你坐在一辆车上。”

女孩子主动开口,我赶快介绍自己:“你好,我叫杜晦。”

“你也准备回h市吗?这里很少会有人选择坐这趟车。”

“为什么?”

“因为这趟车是晚上开的呀,可能人们会害怕吧。”周婷是这么说的。

人们会害怕,可是周婷一个女孩子就不会害怕吗?

“你一个人坐车不害怕吗?女孩子不是一般都会害怕黑夜么。”我用一种轻松带着调侃的语气说,可是心里却觉得很奇怪很不对劲。

“当然不会了,我可不是一般的女生。”

可能周婷这个姑娘天生胆子比较大吧,我在心里这么给自己解释了一句。

“那你胆子真大,不过你要回h市做什么?”我转移了一下话题,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停留了。

“呵呵,我回去要办一件大事,不过我们应该还要做挺长时间的车的,不如我帮你算算命。”周婷这么一说也算是带动起来了我的好奇心,我这段时间跟着清封师父学了一些皮毛,现在周婷这么说了,我也起了想要见识见识的心理。

“好啊。”

“把你的手伸出来吧。”周婷看着我故意做出一种神秘莫测的表情。

我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周婷的手抓住了我,我看着她,她低着头看着我的手心。

过了好一会,周婷噗嗤的笑了一下,然后松开了我的手抬起了头:“你还真的相信了呀?我根本不会看手相。”

“好吧。”我就说么,怎么现在算命的大街上都是了。

接着的路程我们两个人聊了许多,后来不知道是什么时间,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到我再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了h市之外的路上。

睁开眼睛,蓝蓝的天上飘着几多白云,我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看着周围,这里的环境这么熟悉,正是距离h市还有几百米距离的地方,周围的车飕飕的开着。昨天我不是还在大巴上么,就算让我下车也不应该就这么把我扔在大马路上吧,这个时候我如果在不知道这辆大巴车有问题,那么我就真的是傻了。

可是它的目的是什么呢?仅仅是请我坐一趟深夜列车吗?不然的话为什么又把我扔了出来。

况且我昨天睡的也有点太沉了,这对于我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

不过眼前的情况没有再给我考虑的时间,我拍拍身上的土,拦住了一辆过路的车,现在要赶快让师父去和我救叶渊还有那一家人。

也不知道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

很快我坐着搭到的顺风车进到了h市,到达了师父家,我拍了拍司机的肩膀:“多谢你了兄弟。”

随后打开车门下了车赶快走进了屋子。

打开大门,院子里正有一个老人捏着一杯茶品着,我赶快走上前说:“太好了师父你回来了,快和我去救救叶渊吧。”

清封道长不慌不忙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说:“怎么回事?我出门的时候不是让你好好呆在家里的吗?”

我这下子有了主心骨,赶快把事情说了出来:“师父,这次的事情都怪我,那天你离开了没有几天,吴家村有个名叫吴曦的年轻人过来请您,但是您又没回来,我一时之间没有经得住他们的要求就跟着过去了,那里知道事情并不简单,我处理不了只好赶快回到请您了。”

“具体的到底怎么回事?”清封道长追问道。

“那天吴曦和他老婆过来请您,我跟着他们过去才知道,吴曦老父亲在下棺的时候出了怪事,抬棺材的绳子突然断了,并且还压死了一个抬棺匠,压死人了就赔钱吧,赔了人家一大笔的钱,谁知就在不久后,在给抬棺匠下葬的时候,居然在抬棺匠的棺材里发现了老父亲的尸体,来到抬棺匠的家我看到了一个双重棺材。

棺材里面躺着两个人一个是吴曦的父亲,吴国辉,另一个就是抬棺匠陈有德,处理灵事的时候,突然蹿出一只大黑狗将陈有德尸体给撕扯的稀巴烂,我们将大黑狗制伏,准备灭了他的时候一个男子的声音从大黑狗的嘴里冒了出来,是陈有德声音,他说他死的怨,要杀了吴曦一家,我一看事情不是我们控制的,就用一张符暂时压制住了它,然后赶回来找您。”

我一口气不带喘的把整件事情简单的给师父说了一遍,清封道长听完我说的话之后脸色大变。

“你呀你,我出门千叮咛万嘱咐让你呆在家里,可是你怎么就是不听呢?这下好了事情不是一般的棘手呀。”

我一听到清封道长这么说,也有些急了:“师父,您说现在该怎么办呀,都怪我自作主张,你一定要救救叶渊啊!”

“事情虽然棘手,但是我也不能不管,你等我一会,我去收拾一些家伙,一会就去这个吴家村看看。”清封道长说要之后转身回到了屋子里。

而我也就站在院子里焦急的等待着。

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想起我离开已经这么长的时间了,叶渊也不知道如何了,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不会拉着叶渊卷进这样的事情当中。

“好啦小子,别发呆了,我们快走吧。”不知不觉中清封道长已经收拾好了东西,过来拉着我往车站走。

我们出门以后到了车站,买上了到吴家村那个县城的票,到了县城之后才能找到去吴家村的车。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