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12091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15章 梦魇
A- A+

“好了,到达目的地了。”清封道长说着,我能从他的语气里面听出一丝急切来。认识了这么长的时间,我还从没体会到他这么着急的这种感觉,里面是什么呢?我很好奇。

“你们两个小子,一会就去之后不要捣乱,老老实实的跟着我。”这次清封道长的语气之中多了一丝认真。

我和叶渊赶快点了点头,对着里面的情景更加好奇了,人们总是被不可预知而吸引,我们俩自然也不例外。

清封道长伸手在门上敲了三下,停顿之后又敲了一下,不过片刻大门吱悠悠的打开了。

里面的所有地方全部都贴满了黄色的符纸,看起来不像是人住的地方,反而有一种诡异的感觉,我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魔窟。

屋子的大门被人送里面打开了,出来的是一个貌似驼着背的老太太,她的头发花白脸上全是皱纹。

师父看到她之后恭敬的叫了一声:“香云道长,这么长时间不见,你还好吗?”

香云抬起头说:“原来是你来了,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么长时间以来,已经很久没人登门了。”

师父听完之后有些愧疚的说:“香云,对不起,我早该过来的。”

我和叶渊眨了眨眼睛,这两个人一定有事,叶渊也冲我眨了下眼睛,同意。

香云摆了摆手:“你过来又能如何?还不如让我一个人清净呢!你今日突然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哦,说起这件事情,我这次过来是想让你帮我做一些器具。”

“怎么回事?突然要我来做?”香云并没有简单的就答应下来。

“唉,这件事情我也就和你说了,这两个小朋友和我有缘分,我已经决定要教他们收鬼之术,具体的事情我一会给你解释。”

没等香云有什么反应,这叶渊已经激动的冲着我挤眉弄眼的。他这个人就是这么的喜欢挑战一些神秘的事情,对于未知从来也没有恐惧过。

“既然这样你们先进去吧。”香云道长想了一下转身带着我们走进了屋子。

在外面还没有感觉,这进来了我才发现,这个香云道长真的够奇怪的,这间屋子一进门就摆着一个神像,前面的香炉里还点着香火,头顶的屋顶上贴了一圈的符纸,看上去像是有些年头了。

如果不是我去过师父的家里,那我真的会以为所有的抓鬼天师都是这么奇怪。

“你们二人在外面稍等,你和我进去吧。”香云开口说了,伴随着的还有两声咳嗽。

我和叶渊点了点头,坐在了一边的凳子上,看着师父跟着香云走进了里面的屋子。

等到二人的身影看不到的时候,叶渊摩擦着手掌过来和我说:“阿晦,你说我们真的要学抓鬼了。怎么我感觉这就和做梦一样呢?”

我白了他一眼:“大哥,放轻松好不好,我们迟早都要学这个的,不然你以为就凭着咱们俩的这点本事,能斗得过黑球吗?师父在厉害也不能时时刻刻的跟着我们吧,有些事情还是得我们自己去努力。”

“唉,你说的也是。”叶渊一下子泄了气,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还是很严重的。

我们两个人只不过算是两个菜鸟,但是黑球却是经验丰富,而且本事不差,我们要想追上他,拥有自保的能力,可想而知接下来的日子过的不会太轻松。

我们在这里说着我们的担心,而屋子里的清封道长和香云也没有闲着。

走进里屋之后,香云开口了:“这次想要一些什么东西。”

“二十张驱鬼符,两把桃木剑,还有两个罗盘,再来些黑狗血和贡米。”

“没问题,不过这下你应该告诉我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收徒了吧,虽然这两个小子看上去天赋还不错,不过我相信这不是唯一的理由。”

“哈哈,果然瞒不过你,那个小子叫杜晦,以前和我师父有一些渊源,况且他的身份也让也觉得好奇,天下那么多人,黑求偏偏找上了他,这个小子不简单。”

“黑求?你说的莫不是黑老怪的徒弟?”香云听闻之后脸色大变。

“香云,这些年你受苦了,他的确是黑老怪的徒弟,这些事情还没有完。”

香云点了点头,努力的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开口说道:“好吧,你要的这些东西会尽快准备齐全的,明天上午你来取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好,那我到时候定然不客气了。”

不过片刻,我和叶渊等着师父和那个香云走了出来,这次我看着她对于我的态度似乎好了一些,最起码从表情上看是这样的。

“你们两个,还愣什么,我们走了。”清封道长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喊着我。

我赶快拉着叶渊跟了上去。

出门之后我们找了一家旅馆住下了,夜晚我躺在床上又想起了从前我们兄弟一起并肩战斗的往事,黑求杀死了我的兄弟,这个仇我一定要报。我不能理解多年以前他为什么非要杀了胡杰,这个秘密可能只有当我和他碰在一起的时候才会解答吧。

迷迷糊糊的我睡着了,睡梦之中我感觉到了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这让我睡得很不安稳。

我好像到了一片一团漆黑的地方,奇怪的是我即使正在做梦也感觉到周围好像是蛰伏了无数的野兽,他们正在蠢蠢欲动的

注视着我。

我感觉到了一种紧张的情绪,突然间一个身穿红衣的女鬼挥舞着自己的指甲冲了过来,我努力的躲闪却还是被她锋利的指甲划伤了。

身上感觉到了火辣辣的疼痛,可是我就是醒不来。就像是被困在了另一个空间一样,我有一些恐慌,我想躲起来,但是周围一片漆黑与空旷,没有任何躲闪的地方。

那个女鬼又冲着我过来了,我迎上去抓住了她的双臂,困住了她。

但是下一秒她却直接用力撇断了自己的双臂,脱离了我的控制,我的手中只有一双手臂,她晃动着身体又冲着我冲了过来。这次我无计可施。

突然,一阵窒息的感觉涌了上来,我一下子从床上惊醒了。

我不停的挥舞着双臂,大脑嗡嗡作响。

直到我感觉有人抱住了我,我开始更加用力的挣扎。

“阿晦,阿晦你醒醒,你怎么了?”

这声音遥远的就像是从天上传来的我仔细分辨,这不就是叶渊的声音么?可是他又怎么会出现在我的脑子里。

我醒来了吗?我尝试着睁开了眼睛,也不在挣扎,这时我才看见我的面前正是叶渊和师父。

“我怎么了?”我听到自己在问,我的头脑还是有些混沌。

“看来黑求忍住不了,他在出手,侵入了你的梦境之中,以后要更加小心了。”清封道长说着走到了我的面前,挑出了我脖子中带的一块玉佩,看了几眼之后又说:“把这个玉佩保护好了,你可以睡觉了,接下来不会再有事了。”

我点了点头,道长拉着叶渊走了出去,我没有睡着,靠在床头上开始看着这个跟了我很久的一块玉佩。

这块玉佩自从我离开那个古墓的时候就在我的身上了,我也曾经问过爷爷,可是我记得爷爷只是表情严肃的叫我好好保管着,看来这个玉佩的来历并不简单。

小的时候我还曾经很嫌弃这个玉佩因为它的颜色是那种几近透明的白色,里面还夹杂的血丝一样的东西,上面雕刻着一个凶狠的兽类,不过我长大了也就知道了,这是一个神兽貔貅,据说是龙的儿子。

我靠在床头上胡乱的想着,不知不觉的天已经亮了,叶渊走进来拍拍我的肩膀说:“走吧,下去吃饭。”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可能是因为昨天的影响吧,我觉得身上还是有些发软的感觉,真是没想到曾经我的体能也算是佼佼者,可是竟然被一个梦给搞成这个样子。

道法的世界,虽然已经领略过,但是每次都能再次刷新我的认知。

出门一看,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可是却不见师父的身影。

“怎么不见师父?”我问。

“你忘了吗?今天师父去那昨天订好的东西去了。”叶渊给我放了一副碗筷。

“对了,说起师父了,昨天我怎么看都觉得那个香云不正常。”

“我也觉得,今天师父回来问问他吧。”叶渊点了点头。

我们二人坐在椅子上吃着早餐,旁边的其他住客渐渐的也走了下来。

直到我们俩吃完饭了回到了房间里,师父还没有回来,一直等到下午了,等的我们两个人都有些昏昏欲睡了才扛着一个麻袋回来了。

师父刚进门,我和叶渊就上去把他拉到了凳子上,我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师父,怎么回事,取点东西而已吗,也用不着这么慢吧。”

师父有些疑惑:“我们还叙旧了,怎么了?”

“不对啊,师父,你说你和香云道长的年龄差的那么多,师父你今年四十多,那个香云怎么看也有六七十岁了,你们有什么旧好叙的?”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