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12091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20章 头脑监狱
A- A+

天啊,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看到的一切,这简直就是人间惨剧外加现实中的地狱。

小小的厕所隔间里一个女人躺在那里,她的双腿不自然的弯曲,看起来像是已经断掉了,而地面上真的就像那个女子说的一样遍布鲜血,这个早就停止呼吸的女人眼睛还在大大的睁着,像是在不甘着什么,或许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或许是不甘心自己这么早就死了。

我无法想象她曾经经历了一些什么东西,这些是我这个外人永远也不会了解的。

这个目睹自己好友死亡的女子昏了过去,一般人很难经受这样的视觉和精神刺激,周围的一些乘客也都不敢再看了,有的人甚至还呕吐了出来。

我推开了拥挤的人群,扶着昏倒的女子回到了座位上,其他人也纷纷距离在了我的周围,尽量远离了这个厕所的周围。

空气当中很寂静,没有人敢多说一些什么,他们的心里现在想的只有尽快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有没有人去找一下乘务员?”我出声喊到,不过却没有人站出来。

等候了很久。乘务员还是没有自己过来,一个年轻的男子鼓起勇气说:“既然这样,我去找吧。”

我听见有人松了一口气,没有人想要离开人多的地方,尤其是不知道其他车厢是什么情况。

年轻男子自己给自己加了个油,患难而又坚定的迈出了自己的脚步。

我在后面看到了我很想和他一起过去,但是我不能,因为我认为最困难的应该还是车厢里的人。

这个时候又有一位大叔开口了:“既然这样的话,小伙子我跟你一起去吧。”

年轻男子听到有人要和自己同行露出了一个笑容,他们二人接伴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们没有等到本应该过来的乘务员,反而就连这两个出去的人也没有回来。

车厢的气氛越来越压抑了,我甚至听见已经有人开始啜泣了,绝望的气氛就像是病毒一样感染着每个人,他们现在全然没有斗志。

我知道我应该做点什么,不然的话这一车厢的人恐怕回自己把自己给吓死了。

我们这节车厢太安静了,这很正常,按道理在我们这里这么安静的情况之下,那么另一个车厢的声音应该会传到我们这里,除非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我们这里已经成为了一个自成一个独立世界了。

去过真的如同我猜想的这样的话,那么刚才出去的那两个人就很有可能逃脱了这个封闭的空间,也就是说他们自由了,而我们去过想要逃离这里,那就必须离开这里。

可惜这只是我的一些猜想而已,如果出去我们没有回到正常的空间,反而到了一个更加危险的境地的话,这个责任我没法负。

我的心里在纠结在犹豫,最后我还是下定决心把我的设想告诉了他们,并且我是会出去的。

长久的沉默,我知道他们的内心在挣扎,其实我也是一样的,可是决定终究要下。

有些人并不相信我说的这一切,毕竟这太抽象了,他们没法去理解我说的这些,甚至会觉得我已经疯了,这是人们面对未知的正常反应。

我已经不准备再等他们了,我抱起了这个昏迷的女子,和叶渊一起走向了另一节车厢。

在经过车厢之间的接口时,我感觉到周围的空间有一些扭曲,随后我在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还是坐在本来的座位上,只不过这一个整个车厢的人都在昏迷,而!清醒的人只有之前离开的那两个男子还有我和叶渊以及那个女子。

那两个男子看起来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他们坐在座位上显得有些摸不清情况,但是我却搞清楚了,看来是有人或者说有东西迷惑了我们,把我们困在了另一个世界里。

“你们不用担心了,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们看火车不是已经重新启动了吗?”我安慰着他们,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才会显得贴切一些,

“可是他们怎么办?”年轻男子这么问我。

我看着他:“这个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接下来的旅途之中没有再发生一些什么古怪的事情,只是我们下车的时候,还有好几个人没有醒来,我想他们也没有机会了,现实之间的通道已经关闭了。

我和叶渊看着从火车之中下来的人,这次的旅途带给我们的刺激实在是太多了,我真害怕自己有一天会接受不了。

这次回来之后我跟着叶渊回到了他在北京的家,进门之后我们看着很长时间没人住而积灰的房间。

叶渊怂了怂肩膀:“好吧,哥们,你来擦桌子之类的我来扫地,最后我们一起拖地Ok?”

“好的,没问题。”我们二人分工合作。

我找了一块抹布开始和他的这些家具们奋斗,好在都是一些灰尘,还是很容易擦下去的。

不过我刚擦干净的桌子被叶渊一扫帚的灰就给再次弄脏了。

我看着好不容易完成的劳动成果变成了这个样子,转过头看着正在呵呵傻笑的叶渊说:“大哥,能不能给我小心一点,扫一些我没擦过的地方。”

“好吧,不过我可不是干活的万能通。”说完之后叶渊竟然给我吐了个舌头跑开了。

我感觉我的额头青筋都要爆出来了,这个小子这么说弄的好像我特别会收拾家一样。

我们两个大男人收拾了半个多小时,中间还数次搞砸了工作最后终于把这个家收拾好了。

全部打扫完之后我和叶渊靠在沙发上喘着粗气,这也太不是人干的活了,比我们当年训练感觉都要累。以后谁要是跟我说收拾家简单,我一定反驳他。

“阿晦,我们今天晚上吃点什么呀?”

我嘿嘿一笑:“都已经回来了,你这个万恶的资本家还不请我吃点好的,什么烤鸭之类的,统统不要客气冲着我来吧。”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