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12406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二章:离他心脏最近的地方
A- A+

回神后,从两人身边绕过,仿佛没有看到她们那般,快速走过,然后去乘坐自动人行道快速到达一楼。

乔恩速度很快,可那个男子的速度却也不慢。

眼看着乔恩要走出酒店的大门,男子快步上前拦住了乔恩。

乔恩眼神闪过慌乱,下意识后退,“你干什么?”

男子瞧着乔恩害怕的样子,意识到可能是自己的动作引起了她的误会,他收回手,深邃的眸子望着她娇俏的脸蛋,眼里一道异样的光芒闪过,沉声道:“我只想送你回家。”

男子的话非但没有让乔恩放下戒心,反而更加戒备的望着男子。

车厢空间狭小,两个人孤男寡女,指不定就会出什么事情呢,她可没有忘记这个男人在电梯里轻薄她的事情。而且,这个男人一身的酒味,饮酒驾车,她是嫌她命长吗!

“不用你的好意。”乔恩故意把‘好意’两个字咬得极重。

说完,乔恩快步朝另一边走去。

可乔恩还没走两步,手腕一紧,便被一只温热的手紧紧的抓住。

乔恩心下一紧,慌乱的甩手臂。但是那只手似乎黏在了她的手上,怎样都甩不掉。

“我送你回去。”男子很执着于这事。

乔恩一滞,这样低沉的声音里居然带着一丝丝紧张,让她有种错觉。好似这个男人很在乎她,很害怕她转眼间就会消失,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男子不等乔恩回应,拉着她的手往酒店的停车场走去。

乔恩吓得脸色的都白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被抛之脑后,她抬起脚,狠狠的朝男子踢去。

“嘶!”男子一个不慎,被踢个正着,疼痛的放开了乔恩。

乔恩趁机拔腿就跑,边跑边囔囔,“这不怪我,这是你自找的。”

乔恩囔囔完,人已经冲去了酒店的大门,她这才停下来,想看看男子是否有事。

然她却看到男子忍着疼痛向她追来,吓了大跳,不敢在停留,转身就跑。

正巧有一辆出租车停在酒店大门,她二话不说,拉开正下车的乘客,坐进车内,不管乘客的怒骂声,催促司机开车。

男子追出去时,出租车已经离开。他脸上微微发白,眉头拧起,那双完美的桃花眼却紧紧盯着车子离去的方向,眼里掠过一抹失落。

良久,男子嘟喃:“若倾,为什么不是你?”

随后,男子拿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小盒子很陈旧,四角的表皮已经磨损,但很却很光亮,很干净,可以看出有人经常摩擦这个小盒子。

他摸了好一会小盒子,才打开盒盖,一道亮光闪过,之后便是一枚晶莹剔透的戒指显现在小盒子里。

他盯着戒子,眼神温柔而深情。

不知过了多久,司远慕才合上小盒子的盒盖,小心的把它放到了西装里左边的内袋里面。

自从出现了这枚戒指后,他的每一套西装里左边都会有一个内袋。

因为那是离他的心脏最近的地方!

回来晚了,乔恩在院子观察了很久,确定乔家主也就是她的父亲乔元耀不在家里,她才敢走进家门。

走进大厅,乔恩却在沙发上看到正在看杂志的柳倪敏,心下一惊,眼中一闪而过的慌张。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乔恩恢复常态,走了过去,低眉顺眼叫道,“母亲。”

柳倪敏眼中掠过一道厌恶,她没有放下手中的杂志,也未移开视线,阴阳怪气说道:“大忙人,真是让我好等啊!”

乔恩眉头微微拧起,脑袋却低得更低了:“我今晚同学聚会,所以回来晚了,对不起,母亲,让您久等了。”

柳倪敏冷哼,说,“明早九点,有场相亲会,这场相亲会对你爸爸很重要。”随后,她未等乔恩回应,丢下杂志,起身离开。

垂在两侧的手握紧,手面青筋凸出,乔恩乌黑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柳倪敏的背影,五十多岁的柳倪敏,外表却向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风韵犹存,犹如夏日的艳阳。

好一会儿,乔恩才乖巧应道:“我知道了,母亲。”

直到柳倪敏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乔恩的手才放开,脑袋抬起,一道恨意从眼中闪过,转瞬即逝。

第二日一早,乔恩换上香奈儿的抹胸印花长裙,露出好看性感的锁骨,丰满的半圆球,紫色的布料正巧遮住胸前两点小樱桃,收腰处正好展现她纤细的腰肢和俏挺的小翘臀,将她的身材衬托得越发的完美,每一处都性感迷人,让人挪不开眼。

乔恩苦笑的看着自己这一身装扮。这是柳倪敏为她准备的礼服,很合身却过于暴露,她似乎不是去参加相亲会的名门小姐,而是某夜总会的坐台小姐。

然而她却没有法子,只能按照柳倪敏的要求装扮出门。

一手拿着小包包,一手提着裙摆,乔恩按照柳倪敏的要求走进包厢。

包厢里的人已经到了,一个背对着门的男子正跟坐在他身边穿着深色西装的男子说些什么。

“司先生。”柳倪敏没有随乔恩来,乔恩不确定眼前两位那位是相亲的主角。

闻言,两人男子看向乔恩。其中背对着门的男子眼眸掠过一道诧异的光芒。

乔恩一脸的震惊,乌黑的眼眸紧紧盯着背对着门的男子。

她怎么也想不到,相亲会上竟然会有轻薄了她的那名男子。

他为何会出现在相亲会上?难道他是相亲的主角?那么柳倪敏又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许多疑惑从脑中闪过,却也不过一瞬间。乔恩回神后,迅速转身,她想快速逃离这里。

然而还不等她迈出脚步,男子的声音突然传来,“乔小姐。”

声音很好听,不急不缓,可是乔恩却生生的停下了脚步。

乔小姐这个称呼她担任不起,可却不得不因这个称呼停下来。除非,她能承受父亲的责罚,从此从乔家搬出去。

男子深邃而复杂的眸子盯着乔恩性感的裸背,他挥退手下,道:“我们真有缘分,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