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2091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二章 她准备的离婚协议
A- A+

梁芷安几乎是逃一般地离开医院,活了二十三年从没如此狼狈过。她说完那句话就逃了,她不想在外人面前谈论他们婚姻。

十二月的夜风,冰冷刺骨。梁芷安裹着薄薄的风衣回到公寓,已是冻得嘴唇发紫,可她一点都不觉得冷。机械地走进浴室,放水泡澡,惯性地执行自己的生活作息。

直到水凉了才爬起,梁芷安裹着浴袍刚出浴室,就愣在了原地。

刚还在医院的男人此时正坐在客厅的布艺沙发上。不久前她才拿过的那件黑色西装被他搁在一旁,上身只着一件暗纹衬衫。

他曲腿坐着,听到响动转过头来,见到她就不耐烦地说:“梁芷安,离婚吧,要求随你提。”

梁芷安心中漫上一层苦,她以为至少会等到天明,没想到他连几个小时都不愿给她。她假意擦着头发走过去,挑了个离他不近不远的位置坐下,唇里已被咬破,钝痛刺激着麻木的神经。

还好,起码比先前的状态好多了。她不想哭哭啼啼,到最后还给他坏印象。从领证到现在一千多个日夜,这一幕她已独自演练过无数遍。

“你很清楚,我们的婚姻只是因为你爷爷对我杭家有恩,爷爷逼着让我娶了你。但千薇对我们杭家的恩情更重,我的命是她爸爸用命换来的。梁芷安,你比她幸福,她除了我,什么都没了。而且,我喜欢的人是她。”杭南宇的声音越来越冰冷。

梁芷安拿着毛巾的手轻颤不止,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深吸一口气,用尽力气弯腰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纸,微颤着推到他面前。

杭南宇眉头一皱,不知她搞什么鬼。

梁芷安擦头发的动作未停,似随意地回道:“我已经签了字,你签完,这段让你难以启齿的婚姻就结束了。”

梁芷安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手指死死地捏紧毛巾,仿佛这毛巾成了她的救命稻草。这句话她已经练习过无数遍,从杭南宇要求隐婚、选择不与她住在一起时,她就已经在准备。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她真的,已经默默练习无数遍。

杭南宇低头一看,茶几上放的正是离婚协议。他顿时就愤怒起来,他还以为她有多爱他,看样子是早就想着离婚分财产吧?她娘家破产之后一直不能再站起来,她拿去救济也是情理之中。

他不在乎那点东西,他的公司市值千亿,他倒是要看看这女人胃口有多大。

不对——

突然,杭南宇的目光顿住,这份离婚协议只薄薄一张,条目也过分简单。

“我不想要你的任何东西,赡养费也不需要。”梁芷安放下毛巾,目光无焦距地落在茶几上,努力将思绪放空,“签了字就好,这房子我也会还给你。你的东西,我都不想要。”

是的,她不想要。她从十二岁知道他们有婚约开始粘着他,喜欢了整整十一年。得不到他的心,要他的东西有什么用,白白添堵。

杭南宇更加不悦,啪地将离婚协议摔在茶几上:“你把我杭南宇当什么人?净身出户,爷爷那边能答应吗?梁芷安,你是故意的吧?故意让爷爷发火,然后好继续霸占着杭太太的位子!你别逼我动手段来让你离婚!”

杭老爷子一早就放出话来,除非他死,否则不许他离婚。他也不想做得太绝,只希望梁芷安能想通,他们好聚好散。

梁芷安突然笑起来,露出两个酒窝,她生的本就好看,这一笑顿时让周遭黯然失色。只是那双迷离的桃花眼中,悲哀浓得化不开。她微微低了头,不想被他瞧见。

杭南宇一愣,跌入了她突然展现的笑靥中,就听她声音淡淡的说:

“那么你打算分给我多少财产?这算是补偿吗?我在你身上连十一年的青春都浪费了,还在乎这点补偿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你自己偏要喜欢我,如果不是你的喜欢……”

梁芷安打断杭南宇的话:“我退出了,爷爷就会改变主意让你娶乐千薇吗?不会的,他早就说过,你娶谁,都不许娶乐家的女儿!”

“你……”杭南宇气得站起,狠狠地瞪着她。他才发现,这个比他小五岁的妻子也有这么伶牙俐齿的时候。在他印象中,她一直都是跟个傻子一样,脑子里只有谈恋爱,除了这件事情其他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管。他不喜欢白痴!

梁芷安见他气怒,心不争气地抽痛起来,有太多话藏在心里,却失去了说出来的意义。

她咬着唇,第一次肆无忌惮地看杭南宇,仿佛要将他刻进灵魂里。她知道,过了今晚,就再没机会靠近。

可下面的话,却默默念在了心里。

“你说离婚,我照做,为什么还要用那样的心思来侮辱我?喜欢错了人是我不对,可是我也没办法啊?没有人告诉我你心有所属,我以为我再努力一点,就能得到你的回应。我知道我错得离谱。不是对的人,永远无法回应。”

“你知道吗?从我们领证那天起,我就已经准备好离婚协议。你看,我没有要一直霸着你,我只是在努力地靠近你,期待着你看到我而已。今天,我知道了你喜欢别人,那我把离婚协议拿出来。我平心静气地成全你。“

梁芷安,到此为止吧,让他没有愧疚的离开。梁芷安闭上眼,这是她爱他最后一次。

她深吸一口气,将离婚协议重新推到杭南宇面前,艰涩地说:“爷爷那边我会去解释,你不必担心。另外给我三天时间找房子。杭南宇,谢谢你让我喜欢了这些年,以后,保重。”

起身,抬步,回卧室。走得艰难,却不回头。她能做的,也只是这些了。

杭南宇站在空旷的客厅里,没有预想的畅快。也许是被她缠地太久,一时不习惯。

他看着紧闭的卧室门,脑中都是刚才梁芷安看自己时的模样。他第一次认真打量他的小妻子,原来她也是明艳动人的,她眼底的情绪他又何尝看不出。

杭南宇拿起离婚协议,抬步往门外走。

为了乐千薇,他只能负了她。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