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2091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五章 他竟然在维护她
A- A+

杭南宇闻言,眼底的情绪更深沉起来,怒意翻滚!总觉得自己上那女人的当了!

梁芷安在电话那头无声流泪。她原本想着会有其他办法来说服老爷子,但没想到老爷子这么快就知道了。她没别的办法了,只能将自己的伤口全部揭开,血淋淋地摆在老爷子面前。

她竭力控制着颤音说:“不关南宇的事,是我三年前就准备好了离婚协议。说起来,他对我算不错了,毕竟他成全了我的梦。爷爷,您是知道的,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他的新娘。不管如何,我至少在他的配偶栏里呆过三年。”

“孩子你……”杭展培正走到楼梯口,一下扶住扶手,心里难受得不得了。

梁芷安在电话这头扯了扯嘴角,努力想笑,但还是失败了。

她慢慢地说着:“爷爷,我真的没关系。是我一直不顾他的意愿,烦人地追着他那么多年。他没有对我恶言相向,一直在忍着我,真的很好了。其实,我的心眼小着呢,知道他喜欢别人,又改变不了事实,就当起了逃兵。”

“爷爷您会不会也觉得我自私?我知道您跟我爷爷的约定,可是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我好累,我想去找会疼我宠我的那个人。”

“爷爷,我以后还可不可以继续叫您爷爷。想您了,可以来杭家看看您?”

杭老爷子手抓着扶梯,指节泛白,身子因为激动微微发颤。梁芷安是在求他,这傻孩子用自己的伤来成全那臭小子。他闭上眼,终究没忍心让梁芷安更加难受。

“好。”

杭家祖宅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鼻息凝视地看着站在楼梯口的杭老爷子,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以为老爷子会怒得直接拿刀砍了杭南宇,没想到他竟然松口了!

直到老爷子离开好久,其余人才反应过来。

乐千薇喜极而泣,跌跌撞撞地去扶杭南宇:“南宇哥,爷爷答应了!

杭南宇的母亲范姬也跟着过去,看到杭南宇后背的伤,心疼地直掉眼泪:“老爷子怎么狠得下心,看看都把你打成什么样了!”

杭南宇寒着脸,避过他们的搀扶,径自站起。后背被打得皮开肉绽,他至始至终都没皱过一下眉。心里却像是有股气,闷地他发慌。

梁芷安到底对爷爷说了什么?

老爷子一直坚持让他娶梁芷安,他不明白同样对杭家有恩,乐千薇为什么不行。可老爷子只说乐千薇不适合他,坚持不同意。

他原本已经决定让爷爷打一顿消消气,然后将乐千薇带出去住到他自己的别墅,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心里是说不出的感觉,梁芷安这一次确实让他意外。

瞥眼看到乐千薇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他心中一软,走过去轻捧起她的脸,柔声哄道:“傻丫头哭什么,已经都过去了。”

“呜呜呜……”他不哄还好,一哄乐千薇哭得更难受起来,“都是我害你受伤,是我不好……“

“千薇啊,这哪里能怪你,都是她梁芷安惹出来的,那丫头就只会给南宇找麻烦!”范姬云想起梁芷安心里就有气。

在范姬云眼里,梁芷安除了脸蛋长得还可以外一无是处。一个女孩子倒追男人,没家教就算了,还害得她在那群富太太当中抬不起头!

她就中意千薇,这丫头不但温柔大方还特别乖巧。而且当年要不是她爸爸救了南宇,她早就失去儿子了。这些年她对乐千薇一直心存愧疚,因此对她也格外的好。

“妈!”杭南宇突然沉了脸,他并不喜欢听自己母亲那样说梁芷安。

他顿了下,说道:“以后就不要提她了。我先回去。”

“南宇!”范姬云一听他这样就要走,立即急了,“你这样子怎么能回去,好歹把伤口处理一下啊!”

“你妈妈说得对,我已经叫人通知王医生,他马上就会过来,等伤口处理好了再回去,不然这样子像什么话!”杭父杭宏博过来扶住自家老婆,话是对着儿子说的。

杭南宇眉头一皱,淡淡地说:“不用了。我公司还有个会议。”

说着转头对乐千薇放柔语气道:“我晚点来接你。”

说罢,转身就朝门外走去,任他们在后面焦急。

“南宇哥……”乐千薇眼睁睁地看着他就这样走掉,不安越来越浓。

先前她妈妈告诉她已经将杭南宇离婚的消息散布出去,杭老爷子马上就会知道,让她有个心里准备。她也没想到她妈妈会这样做,可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南宇哥是不是知道了?”乐千薇忐忑无比,若是杭南宇知道,会不会怪她?

可想起刚才杭南宇维护梁芷安的模样,她就狠了心。她妈妈也许是对的,快刀斩乱麻,让梁芷安彻底出局。

从今以后,杭南宇只能是她一个人的!她再也不要跟任何一个女人分享!她觉得这样还不够,她要让她彻底死心!

而另一边,梁芷安挂断电话,全身力气仿佛被抽光了一样,无力地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

她的心早就痛到没有知觉,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睡了醒,醒了睡,等到清醒一些,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周是一片刺眼的白。

她动了动手指,一点力气都没有。

“芷安,你终于醒了!”旁边传来一声呼喊。

“妈?”梁芷安一愣,转头看了下四周,迷茫地问,“我这是在哪里?”

“这里是医院!你昏迷三天了,都快把妈妈吓死了!”方韵秀心疼地握住女儿的手,眼睛里全是血丝,满脸憔悴,“你这丫头,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晓得给家里来个电话,要不是蔓蔓过去看你,还不知道你竟然晕倒在了家里。若是一直没人发现……“

方韵秀想想就后怕,难受地哭起来。

“妈……你别哭啊!”梁芷安从没见她妈哭过,着急地想要坐起来。她没想到自己会病得进医院,看来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芷安啊,以后就忘了他,咱自己好好过好吗?”方韵秀止住哭声,见女儿呆愣的模样,小声哄道。

梁芷安一愣,心又刺痛起来,吸了吸鼻子问:“是不是爷爷告诉你的?”

方韵秀叹了口气:“是老爷子亲自到家里来的,那么大年纪的人了,在那边跟我和你爸爸道歉。我这心啊……哎,不说了,孩子,你要念着老爷子的好,其他的,咱就不想了啊?”

梁芷安眼眶发酸,慌忙低下头,许久许久才抬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妈,你放心,我会放下的。”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