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2091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十章 父母的担忧
A- A+

梁芷安正在整理化妆工具,听到门口传来的响动,她转头一看,脸沉了下去,低头继续收拾自己的。

“芷安姐。”乐千薇已换下婚纱,此时穿着一条粉色连衣裙,抿着唇走过来,小心翼翼地说,“上次的事,真的很抱歉。后天就是我婚礼了,谢谢芷安姐能做我的化妆师。”

梁芷安面无表情地拉拢化妆包拉链,吧嗒一声放在身后的架子上,不冷不热地说:“没其他事就麻烦出去吧,我在工作。”

“芷安姐,我的婚礼你会来吗?”乐千薇轻声问。这几天她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要是梁芷安出现在她的婚礼现场怎么办?

外人不知道,但是杭家的亲戚可都知道梁芷安跟杭南宇是领证做了三年夫妻的。

梁芷安不答,从化妆台抽屉里拿出一叠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子笑容明媚,天生带着狐媚子相,正是乐千薇。

梁芷安拿着照片看了看,又拿起来对着乐千薇本人对照了下,而后转身在纸上涂涂画画,非常认真。

乐千薇紧咬了下唇,有些着急地说:“看到心爱的人娶别的女人,心里一定不会好受的吧?所以……所以芷安姐,求你不要来了。”

梁芷安眉头一拧,依旧没理她,自顾自地对比着照片在纸上画起化妆用的到的细节,完全当乐千薇是透明的。

乐千薇见她的态度,心里更加没底,正想走过去再劝说,门被打开。

“你在这里做什么?出去!”潘觅蔓一见乐千薇顿时如母鸡护着小鸡一样,过来扯住乐千薇的手一把就拽到了门外,嘭地将门用力甩上。

“她来找你做什么?邀请你参加她的婚礼吗?”潘觅蔓气呼呼地问。

门外,乐千薇狠狠地咬着牙,但想起杭南宇在外面,也不敢表现地太过,心里一边想着对付梁芷安的办法,一边朝外走去。

化妆间内,梁芷安放下照片,平静地回道:“正好相反,她来求我不要参加她的婚礼。”

“她还有点自知之明嘛!”潘觅蔓冷笑,但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冲到梁芷安面前,严肃地盯着她,“梁芷安,你别告诉我,你要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啊?”

梁芷安垂着头,没承认也没否认。

潘觅蔓被她的样子虎得心里没底,偷偷跑出去给梁家父母打了个电话。

梁芷安下班回到家,就觉得家里气氛有点不对劲。

她刚脱下大衣,方韵秀就迎了出来:“芷安回来啦?快去洗手,咱开饭了。”

梁芷安耸了耸鼻子,笑着说:“好香,妈你做了酥油鸭对不对?”

“你这小馋鬼,鼻子最灵了。”方韵秀端着一只大盘子从厨房走出来,盘里盛着的正是金黄喷香的酥油鸭,上面撒着几根葱段,色香味俱全。

梁芷安更饿了,赶忙跑厨房洗手拿碗。

“爸,吃饭了。”梁芷安一边摆着碗筷,一边喊。

很快,书房门打开,梁和通走出来,正跟人说着话。

“越泽啊,没想到你围棋也下得这么好。”

梁芷安身子一僵,潘越泽?他怎么到家里来了?

“是梁叔刚才让着我,不然我可得出丑了。”潘越泽的声音带着磁性,是时下小女生最喜欢的那种。

他走到餐厅,抬头见到站在餐桌边摆碗筷的梁芷安,脸上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唤她:“芷安回来了。”

梁芷安不得不转身,对着他露出一个笑容:“越泽哥。”

“芷安啊,你越泽哥可是好久没来了,你这孩子怎么这副表情?”梁和通看到自家女儿不太热情的脸,半开玩笑地说。

梁芷安一囧,正要道歉,潘越泽已经往前一步替梁芷安拉开一张椅子,开玩笑道:“很久没来,芷安怕是忘记我了。”

“怎么会,这丫头前阵子还在说起你呢,怎么会忘记。”方韵秀端着一碗骨头汤笑着走出来。

梁芷安尴尬地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她才发现她妈也有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

梁爸梁妈见到潘越泽的举动,相互看了一眼,两人眼里都含着笑。梁和通坐到主位上,招呼潘越泽:“来,越泽快坐下,这是你方姨特别为你做的酥油鸭,尝尝看。”

潘越泽笑着点头,拿起筷子夹起一个鸭腿,却是放在了梁芷安碗里:“我记得你最喜欢吃酥油鸭,看你最近瘦的,多吃点。”

梁芷安闷头说了声谢谢,埋头苦吃。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觉得家里气氛不对了。

“来,越泽你也吃。”梁家父母见潘越泽是越见越喜欢,先前是因为女儿一直追着杭南宇,他们也不好反对伤了女儿的心。但是现如今既然离婚了,他们也想女儿找个好归宿。

尤其是白天潘觅蔓告诉他们,芷安可能会去参加杭南宇的婚礼,他们可真急坏了。

一顿饭,梁芷安吃得消化不良,她爸妈和潘越泽倒是吃得津津有味。

晚餐刚结束,梁芷安正想帮忙收拾,方韵秀将她推到厨房外,看着客厅里的潘越泽说:“越泽刚从国外考察回来,你们难得见一面,陪他去外面逛逛吧。”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