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2285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8章 杀机
A- A+

夜色幽深,灯光不住的向身后倒去,花雨晴听到了那些打手们的喊叫声,那是她所熟悉的声音。

她第一次逃亡的时候,就是这些喊声让她恐惧,让她怎么也逃不开那些野男人的视野,最终又被他们抓回了地狱之屋而承受了非人的折磨。

然而,此时的她已非半年前那个弱小的花雨晴,她的身子矫健如虎豹,半年间所有的摔角比赛全部都是实战,没有人想输,因为输了不止是耻辱,更多的是惩罚。

那些比赛带给她的是完全不同于半年前的那个花雨晴。

飞跑在黑暗中,她记得地狱之屋那个小型机场的方向,不远处,在视野之中她看见了一辆车在黑暗中的灯光。

车子要走大道,而她却可以抄近路的,可以的,她一定可以追上杰克,她相信自己的能力。

如豹子般的奔跑,长发随风而舞动,眸眼不时的瞟向那辆看不清牌子的车,花雨晴直接忽略了她身后的追兵,她满脑子都是杰克,都是陈奇阳,杀不死陈奇阳,她誓不罢体。

光裸的脚丫似乎是踩到了什么,她却毫无感觉的继续飞奔,脑海里是陈奇阳那迷死人的面孔,就是那张脸迷惑了她的心,也是那张脸的主人让她知道了这个世间的丑陋。

为了钱,他把她卖给了地狱之屋。

他是她在地狱之屋得以生存得以活下去的唯一支柱。

此刻,这精神支柱,让她忘记了危险,也忘记了脚下的刺痛,机场越来越近,车子也越来越近,她唯一甩开的是身后的那些追赶者。

虽然迫切的要追上杰克,她却知道她这样的行为早已暴露了她的行踪,她身后的那些人也必会将她现在奔跑的方向告诉杰克,但是她确信,杰克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的速度会赶上他的车。

杰克不是傻子,他也必会猜到她的目的。

陈奇阳,她不信杰克找不到他。

然而,杰克却骗了她。

脑海里闪过了一张张的美元,为的是钱,一定又是钱,因为钱,杰克没有履行他的承诺,却是用了卑劣的手段。

的确,她没有赢,所以他不必奉上陈奇阳。

可是,她的输,却是他一手策划的,她为他赚了大把大把的钱,却不想,最后他留给她的却是彻骨的恨意。

她恨尽了这天下的男人。

迎面,是铁丝网,而铁丝网内就是地狱之屋的小型飞机场。

眸中闪过一抹轻蔑,杰克真的没有必要这么躲着她,难不成他怕她吗?

可笑的一个答案。

可是,那又为何,他要躲着她?

心里想过无数个答案,却又一个又一个的被她推翻了,杰克那样的男人,滴水不露,心机深不可测,她还是有些揣摩不透。

机场内,杰克的车子已经到了。

花雨晴稳了稳心神,直接脱掉了身上的比基尼,手指飞快的拆卸成两半,海棉握在了手中,而两块破布则是用那残破的带子绑住了脚,再也等不及了,再慢,只怕杰克上了飞机就跑了。

花雨晴疯了一样不顾疼痛不顾危险的攀爬着眼前的铁丝网,飞快的速度加上比基尼的保护,让那些尖刺第一次无用武之地。

当她跃入机场内时,杰克的车已经冲进了停机坪。

花雨晴顾不得上半身的赤裸,用异于常人的奔跑速度向杰克即将乘坐的飞机跑去。

钻心的疼痛在手心在脚掌,她却再也顾不得了。

如果不是刚刚比赛完毕,估计她还可以跑得更快,可是在不久前的那一场比赛中,她几乎耗尽了她的力气。

此一刻,她只能拼命,那满腔恨意支撑了她向前跑去。

杰克,似乎并没有发现她的踪影,即使知道她会来,也绝对不会想到她会到得这般的快。

眼睁睁的看着杰克坐进了飞机驾驶室,他的助手也随之坐了进去。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灵眸一扫,一共四个男人,可是那其中的一个,在她望见那背影的时候,让她的身子猛的一颤。

那是陈奇阳,她笃定他就是陈奇阳,他化成灰她也认得他。

在看到陈奇阳的那一刻,她身体里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量,让她奔跑的速度更快了。

一米。

两米。

……

就在飞机要启动的那一刻,花雨晴身形一纵,立刻就跃到了飞机的机翼上。

风起,飞机已慢慢飞起。

机窗还开着半边,杰克兴味的望着窗外的一片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此刻花雨晴就在飞机上。

长腿一个倒钩,胸前的丰盈紧贴着飞机冰凉的机体,九十度的旋转之后,花雨晴的小手已轻巧的就扳住了机窗,此时,她身上所有的重量都迅速落在了扳住机窗的手上,下体腾空向机窗里送去,一悠一荡间,两条修长玉腿正巧夹住了杰克的脖颈,那速度快的令人咂舌。

飞机在半空中抖动了几下,机舱内的其它三个男人齐声尖叫了起来,杰克没有慌张,他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

只是,眼前花雨晴那不要命的神情让他想到她根本不怕与他们一起同归于尽。

只要她杀了他旁边驾驶飞机的副手,那么,飞机上所有的人都很难再有生还的希望。

花雨晴,她不怕死。

她要的是他身后陈奇阳的死。

然而,一切都说不准,因为今天他杰克也触到了眼前女人的底线,他耍了玩了她一回。

手掌悄悄的摸向座位下面,立刻,就有一把匕首握在了手中,脖子依旧还被花雨晴的两条玉腿缠住,他之所以要在比赛结束前离开,就是不想看到她疯狂的样子,他贪恋她的身体,可是他也想要得到钱,数不完的钱,而这些,陈奇阳似乎可以做到。

想不到陈奇阳居然是个商业奇才,居然用他卖掉他女人的钱在半年内赚了整条华尔街,那意味着每个月上亿元的财富入账。

抓到了陈奇阳,他却舍不得下手了,这样一个可以生钱的奇才,他想要充分利用一下。

然而这些,花雨晴根本不管,在她的眼里,金钱是粪土,杀了陈奇阳才是她的最终目的。

女子光滑的玉腿触着他的下颌,两团丰盈随着机身的颠簸而颤动着,即使带着脏污也掩不尽她的风华,她真美。

一刹那间的犹疑,她是天生的尤物,他真的舍不得杀她。

可是钱,漫天的钱,才是他最大的追求。

女人,死了一个还可以再有另一个,他不信他找不到比花雨晴更让他动心的女人。

匕首,猛的刺出。

却见花雨晴玉手飞送,不过眨眼间手掌就磕碰到杰克的手腕上,立刻那匕首就象是长了眼睛似的先飞起再落在了花雨晴的手中。

身形如泥鳅一样的滑入机舱,眸中漾着一抹温柔的笑意,“打令,我爱你,只这一生一世。”‘世’字还没有说完,匕首已刺破了目瞪口呆的杰克咽喉,鲜红的血喷在花雨晴白皙的肌肤上,刺目而妖娆。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