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2285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9章 死亡
A- A+

陈奇阳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几近半裸的女子,曾经,她是他最爱的女子,却也是他彻底的改变甚至是毁了她的人生。

从没有想到那个美丽温顺的女子会有此刻这样的火辣,杀人时的那份毫不迟疑让他侧目和惊叹。

鲜红的血色,让正在驾驶飞机的男人更是愣住了。

花雨晴冷冷的低喝,“没你的事,是杰克不履行诺言,我只要杀了杰克与他。”滴着血的手指指着陈奇阳,眸目中都是恨意。

“晴儿,不要,那不是我的错,一切都不是我的主意。”陈奇阳害怕了,他怕死,所以他宁愿拱手相让给杰克整条的华尔街。

冷冷的风从机窗外飘入,吹着她的墨发扬在脸前,花雨晴没有转身,可是她的手仿佛长了眼睛一样,只向身后一送时,那窗子已然阖上。

随风舞动的发丝慢慢垂落,随后是柔柔的贴着她的肩头落下再垂到她的光裸的背上,墨发衬着她的肌肤更加雪白,她胸前的两团丰盈尽数的落在了陈奇阳的眸中,晓是在从前,这样的她早已让他不顾一切的扑到她的身上,他会贪婪的汲取她的美丽,分别了这么久,其实,他真的曾经后悔过,她的美丽常常让他在午夜梦回时无法成眠,一遍又一遍的念着她的美丽,似乎是情,又似乎是人类最原始的渴望,可是此刻,他从她眸中看到的就只有恨意,她身上的血色让他混身都颤抖了起来。

杰克那样不可一世的人物尚且死在她的匕首下,这女人,她的变化实在瞩目。

陈奇阳的脑子在迅速的旋转再旋转,终于,在花雨晴贴近他的那一刻,他壮着胆子轻声说道,“晴儿,我父亲得了绝症,为了救我父亲为了钱我才做了糊涂事,我不求你的原谅,我只希望在你亲手杀死我之前,请允许我向牧师忏悔我的过错。”

花雨晴冷眸扫向机舱内坐在陈奇阳身边的牧师,他的出现本就是一种怪异,这地狱之屋是黑暗的象征,这样肮脏的地方她不明白这牧师此来的目的,不过,她根本不介意陈奇阳是否要忏悔,她只是好奇的想要听一听陈奇阳忏悔的内容,“三分钟,三分钟之后我送你去见耶酥。”嗜血的眸子恨不得立刻就杀了陈奇阳来弥补自己半年来的血泪。

陈奇阳慢慢转身,狭小的空间内他跪在座椅上,牧师已会意起身,低低的男声萦绕在耳边,却是花雨晴听不懂的西班牙语,皱皱眉,手中的匕首慢慢抬起,她只想结束陈奇阳肮脏的生命,这样一个比人贩子还不如的男人让她切齿的恨,他卖了一个把一切都交托到他手上的女人,她想要看看他的心是不是黑的。

机舱内,灯光刺目,花雨晴举起匕首的影子落在了舱壁上,既然是她听不懂的语言,那么她就再也不想听了。

是陈奇阳让她学会了铁石心肠,是杰克让她懂得了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可以相信的人。

再是一诺千金的人,也会经不住金钱的诱惑。

没有出声,就算偷袭又如何,是他先对不起她,他该死。

想也不想的匕首倏然送出,却不想陈奇阳居然卑鄙的一把拉过那位正专心听他忏悔的牧师的身体直接就送向了她的匕首。

“扑……”匕首刺入了牧师的身体,鲜血再一次的喷了她满脸,没有擦去,她的眸中只有陈奇阳,她此刻的脑海里是第一次逃跑后被人凌辱的一个个让她刻骨铭心的画面。

手腕一带,牧师“啊”的一声便倾倒在一侧。

陈奇阳已无所遁行,他不住的向后退去,满眼里都是恐惧,花雨晴却听到了牧师还在不停的念着教义,那是用来超度亡灵的教语,那么,他超度的是杰克,是陈奇阳,还有他自己。

他并不该死,但是杀死他的不是她,而是陈奇阳。

慢慢的,牧师口中所念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小,那虔诚的声音花雨晴听着并没有任何的感觉,可是,她面前的陈奇阳突然间开始混身颤抖不止,仿佛是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刺激一样。

匕首再一次狠狠的送出,这一次她势在必得。

心,她要看看这个男人的心是不是黑色的。

牧师依然还在不停的念着什么。

她听不懂,那便不听。

陈奇阳再也没有退路了,他望着花雨晴手中的那把匕首,犹疑着要不要继续下一波行动,他记得花雨晴手中的匕首是杰克的,杰克拿出了匕首不但没有杀了花雨晴,却成为了花雨杀了他的工具。

一切,都自有他的因果。

可是,陈奇阳还是忍不住了,他不想死。

袖笼微动,刹那间一把微型手枪就握在了手中。

花雨晴看到了,却依然还是毫不迟疑的送出了匕首,刹时,血,再一次的喷涌而出,这一次远远超过了刚刚,因为,匕首已准确无误的刺入了陈奇阳的心脏,他圆睁了眸子奋力的扳动了手中的微型手枪,花雨晴淡淡一笑,她不怕死,她活到今天已经是奇迹了。

那如罂粟般的笑落在了牧师的眸中,从未见过那般纯净的笑,当她心中的杀意顿去时,她就如一个天使一个孩童般的纯洁。

可惜,她杀了人了。

牧师口中的低语越来越快了,随着他的低语,他的手臂居然奇迹般的举了起来,好巧不巧的就挡住了那枚欲射向花雨晴的子弹。

“扑……”那贯穿了子弹的手臂慢慢垂下……

牧师的低语声依旧……

花雨晴只觉身边升起了一个奇异的漩涡,那漩涡迅速的将她卷到中央,“啊……”她一声低叫,为那奇妙的漩涡而惊诧,螺旋的冲力带着她的身子慢慢的飘升,她却无论如何也挣不脱那漩涡的拉扯。

眸中,是牧师清澈的笑意,然后,是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那张安祥的容颜,在那一刻让她永远的记在了心里。

漩涡的彼端,如梦似幻般,花雨晴,看到了一个血染的天堂。

那天堂,正在向她招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