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4269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006从小到大,同床共枕
A- A+

凌逸尘一进房门就知道苏燕在他房里,而且躺在他床上。

不用想,她又被彤彤锁在房门外,无床可睡。她在这个家受尽了欺负,雅秋想尽法子整她,虐待她。她更是降为佣人,跟宝妈她们一起,要做佣人的工作。

六年前的那个晚上,雅秋额头留下了一个印子,到现在还隐隐的有着痕迹。以致于雅秋现在一看到苏燕就咬牙切齿,自然会想尽了法子折磨她。

宝妈向来是站在雅秋和母亲这一边的,而她是跟宝妈的女儿岑彤住在楼下佣人房。岑彤比她大一岁,跟她也极不和,只要苏燕晚一点回来,她便会被锁在门外。

她在家里受的苦他都知道,可他从来不曾为她说过一句话。她要留在这个家,就该承受在这个家所有的苦难。他凌逸尘不是救世主,收留她睡已经是他最大的极限了。

他冲了澡,刚躺下,一个成熟的女孩身躯便移到他怀里。他皱眉:“从明天开始,不准你再进我的房间。”

这女人有没有自觉,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十二岁小女孩,可以毫无顾忌的跟他睡在一张床上。

这些年,他是看着苏燕一点点的成长的。当年那个瘦瘦小小的小屁孩,已经活脱脱的是个清纯稚气的小女人呢!她身子已经发育完全,女人该有的她都有,而且还很有料。现在他就能感受到两团柔软贴在他的胸口。

苏燕睁开眼看着他,他的眼神很是认真,显然不是开玩笑的。她极不甘愿的说:“我会小心,不会让人发现的。”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她不曾让任何人发现她和凌逸尘的这层关系。

“你应该知道,跟那个无关!”凌逸尘推开她,目光浇在她的胸口上,冷笑道,“苏燕,你居然没有穿贴身衣物!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存心来勾引我。”

苏燕身子一颤,她不由的坐起来双手环着胸口。她羞耻的低下了头:“我、我没有!”

其实她有的,凌逸尘没有说错,她是想要勾引他的。

她太清楚的知道,如果她想在凌家生存下去,抓住凌逸尘会是她有力的依靠。

现在的凌逸尘已经进入饕餮集团任部门任销售经理,凌建海对凌逸尘的寄望很高,而梁敏惠大多的时候对凌逸尘更是疼爱到近乎于讨好。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凌逸尘看她脸色苍白楚楚可怜的样子,莫名的心生躁郁。他的脸色更加阴沉:“你现在出去,以后不准你再踏进这间房。”

苏燕睁着大大的眼睛,他应该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她想回房间睡是不可能的。而他居然要赶她出去。“可是,可是彤彤已经把门锁了,我没地方睡。”

“那是你的事,现在,给我出去!”在他的眼光再次落到她隐约可见的稚嫩的胸房时,他的声音变得更加凌厉。

苏燕不会求他,她从来都是不会求他的。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她的态度变成这样!她无声的下床,连看都不曾多看他一眼,便出了房间。

她回到楼下的佣人房,推了门还是打不开。这个时候彤彤肯定是睡了的,当然不可能过来给她开门。她要是硬拍门,又会有一顿好果子吃。

她缩到厨房,缩在一个脚落里。今天晚上她注定要在厨房度过了。

她没有开厨房的灯,外面的月光散进来,一时厨房既幽暗又朦胧。

突然,她听到外面一声响,佣人房那边咚咚的响,她听到宝妈的声音:“先生,您回来了!”

凌建海的声音很是低沉,还有几分的颤音,像是喝醉了似的:“进去睡吧!这里不需要你!”

“我扶您上楼去吧!太太也不在家!”宝妈的声音很是讨好的,梁敏惠这些天是不在家,听说是陪哪个国家领导人去欧洲访问去了。

“我说不用了!”凌建海的声音极大,像是宝妈一提到太太二字让他更生气。“滚回你的房间去,我自己可以上去!”

凌建海面我潮红,走路也摇摇摆摆的,目光却是清醒而凌厉的。

宝妈知道男主人向来都不喜欢她,再一看他的眼神,吓得后退了几大步。唯唯诺诺的说道:“那、那我先回房去了,先生有什么事情请按铃叫我们!”

凌建海大手一扬,表示不想看到这张讨厌的老脸,听到这刺耳的声音。他其实是七分醉了,哪里来的力气上楼,直接到会客厅的大沙发上坐下。

一时头痛欲裂,他按按疼痛的脑袋,喉咙很是干涩。

他本想叫人,一想到宝妈那臃肿的身体,就不由的联想到那个女人。他低咒一声,撑起身体自己往厨房走去。

他倒底还是醉了,摇摇晃晃的到了厨房半天都没有摸着灯,只能凭着记忆找到冰箱。然而,还没碰到冰箱,只听到怦的一声响,他看到一个惊恐的身影。

在月光下,那个小身子一个人缩到更黑的角落里。却也让他看到她尖细的小脸,水亮的大眼睛,粉嫩的肌肤,和他记忆的那个女孩重合。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