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9101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一章 阴阳鬼术
A- A+

淮阳镇,位于淮阳河岸边,蜿蜒千里,路经此地,与周边水系汇流,素有七十二水归淮阳之说,这里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汉代便在此屯兵。古镇上至今还能看到数百年前的古城门,上面隐约可见凤阳首镇四个古朴大字,宛如金钩银划,苍劲有力。

俗话说得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淮阳镇居民大多以打渔为生,手工作坊也有,却少的可怜。眼下正直初夏,天空刚泛起鱼肚白,便有很多渔民下河捕捉鱼虾,或者去弄当地三宝,蒿子、蚬子、召鸟。

河边石墩旁,叶凯正捧着一本泛黄书籍,认真看着,时不时皱起眉头。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

“天致其高,地致其厚,日照其昼,月照其夜,列星朗,阴阳化,非有为也。”

“……”

叶凯刚看的入神,旁边传来笑声,接着便听到王顺声音传了过来。

“凯哥,卖多少烧饼了?”

“没多少,给我来一碗豆浆。”叶凯接过豆浆,喝了两口,而后递给王顺一个烧饼。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年龄相仿,同班同学,却因家境平穷,早早辍学。

叶凯父亲被陷害,被判了无期,母亲体弱多病,按时吃药,爷爷当年响应号召后,便杳无音讯,奶奶前两年也去世了。家庭压力全部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吃饭钱都没了,还谈何上学,谈何梦想?

王顺家庭条件也好不到哪里去,三代务农,一亩三分地,若是风调雨顺,日子还凑合过,要是大水大旱,根本就没饭吃。这些年来,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淮阳河神,洪水从没间断过,还记得前些年洪水冲破堤坝,连夜搬家,那时候叶凯只有七八岁。

“凯哥,你总看那本破书有意思吗?”王顺见叶凯整天捧着本古书,爱不释手的样子,说不出的郁闷。

“有没有意思都要看!”叶凯声音不大,却铿锵有力,眼中闪过坚毅之色。

“对了,你那本书叫啥来着?阴阳鬼术?真以为淮南子留下来的失传典籍啊?”王顺不以为然,他觉得这都是骗人把戏。

叶凯讪讪一笑,没有回答,别说,这书他还真能看懂。

这书上说的事情确实和淮南子有关,还是未传下来的手抄本,遥想汉朝,淮南子也是人物,广招门客,编书立著,精心治理藩地,后因和汉武帝思想不合,最终以大逆不道等罪名,含恨自杀,羽化而去时留下一句经典成语,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别看了,再看了你也成不了仙,我给你说了故事吧!你知道淮阳河内,为何有如此多鱼虾?”王顺神秘兮兮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里是七十二水聚集之处,以前战乱时,很多尸体漂浮到此,鱼虾争抢,所以河里才会出现肉质鲜美的淮王鱼。”

“真的假的?”叶凯愣了愣,很是怀疑的看了王顺一眼。

“还记得南塘心吗?旁边便是乱坟岗,那里白骨如堆,一挖一片,每天晚上阴风阵,鬼哭之声不绝于耳。”王顺说着全身一抖,面带惊惧道,“不说了,不说了,这故事太瘆人,再说下去晚上都不敢出门了。”

叶凯凝视弯曲河道,正北方是淮阳河分支,颍水河口,据记载那里是管子的家乡。叶凯母亲便是颍水县人,离管子故乡很近。其实,他本不该来到这个世界,母亲生他前,还有对龙凤胎,因早产,生下没多久便夭折了,那年头管得紧,如果真能活下来,恐怕也没他什么事了。

没多久,母亲又怀孕了,临产时摔了一跤,见红,医生都说保不住,孩子可能会死在肚子里,赶快想办法保住大人吧!舅舅托人找来一位老道,那道士随意在墙上抹了把灰,让母亲喝下,孩子不但保住了,母亲虚弱身体也渐渐好了起来,老道临走时嘱咐他,不要再养兔子了。

那年头兔子毛很值钱,大到农场,小到每家每户都在饲养,母亲心强好胜没太在意。周末一天清晨,天刚亮便前去喂兔子,竟在兔笼边生下了小叶凯。叶凯出生那天,据说天地间风起云涌,电闪雷鸣,瓢泼大雨下了几天几夜才停止下来。

小叶凯刚满月,起名字时又烦愁了,本想用磊字,光明磊落,那老道又出现了,建议起名为凯,并说了句,落叶归根,凯旋归来。这话当时就把大家搞糊涂了,这刚出生,便落叶归根,是不是不吉利?可想到若是没有老道那一把灰,可能就没叶凯,便用了这名字。

老道走时给了母亲一本书,让叶凯识字后记得看,切记,切记!母亲也是粗心大意的人,后来父亲工作顺遂,家庭渐渐殷实,把这事忘了,再后来父亲入狱,才从破柜腿下找到这本书,让叶凯没事时多看看。

王顺的话还在耳边回荡,叶凯心头一紧,颍水尽头,雾气浓重,隐隐有邪灵出现。

这等情况,阴阳鬼术上有详细记载,但凡这等征兆,三日内,雾气消散之处,必有血光之灾。说起阴阳鬼术,其实说的不是鬼怪之事,还有不少阴阳八卦,这等书若放在以前,定是不允许私下浏览的。

想想这些年发生的事,叶凯不禁苦笑,怪事年年都能遇到,不差这点事了,反正卖烧饼挺无聊,就当故事书看了。阴阳鬼术是手抄本,纸张泛黄,看起来有些年头了,虽然上面都是繁体字,叶凯年少聪慧,记忆里过人,外加父亲当年喜欢看书,家里藏书不少,其中还有一些老太爷留下的古书。这些年来叶凯看书无数,其中的文字大多认识,实在不认识,蒙一蒙也能知道大概的意思。

王顺看叶凯正在愣神,突然咧嘴一笑,神色邪恶道:“凯哥,你是不是又想小燕了?”

“你觉得我会想她?我看是你小子想了吧!”叶凯哈哈一笑,这样的玩笑私下里没少开。

王顺也笑了起来,摆了摆手,满脸郁闷的样子。

“我尼玛会想她?那丫头除了脸瓜子好看点,没一点我看的上的,要啥没啥,我妈可是说了,屁股大的才能生儿子。”

叶凯不置可否笑了笑,没有反驳,王顺口中的小燕,名叫常小燕,没辍学时的同班同学,姿色过人,体形窈窕,不仅是班花,还在四大校花中排名第一。不仅如此,这丫头学习成绩很好,老师眼中的好学生,远不是他们可比的。常小燕以前就坐在叶凯前面,有事没事便和叶凯说话,那时候流行写纸条,两人私下里没少写过。

大多数同学都以为他们会走到一起,然而事与愿违,叶凯辍学了。这学期开学前,常小燕还找过他,后来不知道高中学习压力大,还是另有隐情,期间一次没来。叶凯忙着养家挣钱,外加他始终憋着一口气,觉得两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自尊心很强的他,实在拉不下脸主动去找,如果真去找,继续维持这段感情,恐怕也不会有结果。

想到这里,叶凯再次看起手中的阴阳鬼术,突然,他脸色大变,脑海中多了些奇怪东西。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