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9101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三章 此乃天意
A- A+

叶凯低着头,沉默不语,他确实喜欢常小燕,而且是相当喜欢的那种,他这个年纪刚接触到爱情,还不能说是爱,最多只能算是单相思。可即使如此,每当夜深人静时,叶凯脑海中还是不断闪现同两人之间的欢声笑语,点点滴滴。

这些心思,叶凯从来没向任何人说过,也没向常小燕表白,他本想两人考上大学后再表白,结束这段暧昧的关系。可如今,一切都变了,叶凯虽然白天赚钱,晚上读书,可他明白两人之间越来越远,最终如平行线般快速分开,再也没有交集的可能性。

母亲看着叶凯,叹息一声,神色凝重的说了起来。

“小凯,我们家的情况你最清楚,我也知道你喜欢她,如果你爸没进去,你们或许还能在一起,可是现在,你拿什么养活她,她愿意跟着你一起受罪?有时候,必须面对现实,认命吧!不切实际的想法,以后不要再想了,最后受伤的是你。”

这些话虽是当今社会真实写照,却如针扎一般刺入叶凯内心深处,说不出的难受。

其实,母亲说的没错,这年头男人没有钱,根本别想娶到媳妇,哪个女娃愿意跟着你受罪?初中高中的爱情,还没有经历社会的洗磨,只要踏入社会,很少有女孩不被物质所影响,愿意不离不弃,生死不依过着苦日子的极少。

这一夜,叶凯彻夜未眠,辗转反侧,他不信命,却不知道如何能改变命运。

天空刚泛起鱼肚白,叶凯从耿大伯那里装好刚出炉的烧饼,便和王顺一起去了河岸边。两人刚坐下没多久,那老道又来了,张口就要烧饼。叶凯到是无所谓,烧饼不值钱,刚要送给老道,却被王顺打断了。

“老道,不,道长,烧饼可以有,豆浆也能送,不过,你必须帮我们一个小忙。”王顺嘿嘿笑了起来,双眼还在冒光。

昨天夜里,叶凯想着如何改变命运,王顺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只不过,两人的想法大相径庭,叶凯想着如何能赚更多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常小燕在一起。王顺想法较为邪恶,他在想如何能提升男人的雄风,如果可以做到一夜百次郎,以后还不是左妻右妾,美女如云。

老道淡淡看了王顺一眼,又看看他身边的豆浆,摆手道:“烧饼可以吃,你那豆浆我可喝不起……”

一听这话,王顺当场就火了,强行压制住怒火,主动递过去一碗豆浆。

“道长,老子这……不,晚辈这豆浆为何喝不起?又不问你要钱。”

“小伙子,这不是钱不钱的事,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获得男人都想要的能力?”老道见王顺小鸡啄米般点着头,沉声说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你命里美女如云,可惜,却不属于你。”

“不属于我?那属于谁?”王顺当时就怒了,怒声道,“你快说,那些美女为究竟属于谁……”

“不可说,不可说,此乃天意。”老道说完这话,便在叶凯惊讶的眼神中,快速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烧饼,大口吃了起来,边吃边说道:“小兄弟,你放心好了,这烧饼贫道不会白吃,看你有缘,便和你聊聊趣事。”

“趣事?”王顺从小就喜欢听趣事,听到这话火气也小了,屁颠屁颠跑到老道身边坐了下来。

“山为阳,水为阴,你命中有水,却不怕水。”老道挥了挥长袖,道袍在无风的情况下翻腾起来,猛然看去还真有种道骨仙风的模样。再仔细看,老道依旧邋遢不羁,实在无法和传说中的半仙联系在一起。

王顺当时就愣住了,忙问道:“还有呢?”

“没了!”老道笑了笑,大口吃起了烧饼。

“这尼玛也叫趣事?逗我玩呢?”王顺低声骂了一句,突然觉得昨晚想多了,这老道根本就不靠谱,险些没一怒之下从对方手里抢回烧饼。

叶凯却陷入了沉思,这句话看是难以理解,他还是能听出话中的大概意思,想想这些年发生的事,确实有些匪夷所思,三岁时意外落入渠沟,鲁爷爷救下了他,七岁涨水,脚下一滑,从堤坝上滚入淮阳河支流,却被一根竹竿挡住了。十岁和表哥背着大人偷偷游泳,沉入水底时,脚下突然多了一只很大的乌龟,把他托了起来,十二岁时刚学会骑自行车,一头扎进河中……

这等事情数不胜数,叶凯都不记得发生多少次意外,每次以为我命呜呼,竟然都化险为夷,神奇的活下来。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又或者他是天命所归,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暗中帮他。

叶凯一阵苦笑,要真是天命所归,他能变成这个样子吗?

这个时候,老道吃完烧饼,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只见微微掐指,说了句让叶凯做梦都没想到的话。

“小兄弟,明天千万别下水,即使天塌下来也不能!!!”

叶凯总觉得,这老道话没说完,忙追问道:“为何不能下水?”

“此乃天机,不可泄漏!”老道长袖一挥,快速离去,转眼间便消失在来来往往的行人中。

王顺瞥了一眼老道离去的方向,冷哼一声,没好气的说道:“神棍,骗子,我还以为是得道高人,谁知道只会说一些听不懂的话吓唬我们。”说着,他看向叶凯,没好气道:“凯哥,别听他闲瞎扯,我们每天都在这里卖早点,谁有时间下水?”

叶凯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深吸一口气,对王顺道:“顺子,明天我不能陪你了,我还有事……”

然而,叶凯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王顺打断了。

“你有啥事?”王顺眨巴着眼睛,满脸好奇的样子。

叶凯想了想,没有瞒着王顺,详细说道:“明天我要洗个澡,理个发,然后……”

“然后去相亲?”王顺见叶凯摇头,直翻白眼道,“你大爷了,不去相亲,你打扮的花枝招展干嘛?吸引小蜜蜂啊?”

“不是,明天小燕约我,所以……你懂得!”叶凯见瞒不住,索性说了出来,等待王顺挖苦他。

这一次,王顺不但没嘲笑,反而愣住了,而后围着叶凯转了好几圈,那眼神就好像在看动物园里的猴子,好半天才拍手笑道:“凯哥,可以啊!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校花骗出来了,你们这是要去哪,小树林?还是苞米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