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9101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四章 美女如云
A- A+

叶凯从未想过如此龌蹉的事,他和常小燕之间所谓的爱情还很单纯,讪讪道:“不是我们俩,还有别的同学。”

“我日你大爷,有别的同学怎么不叫上我,王海艳去不去?”王顺激动异常,眼中满是雄性的火光。

“别问我,我也不清楚,你要是想去,明天和我一起去吧!”叶凯摇了摇头,他哪里知道哪些人去避暑,咳咳,游玩。

卖完烧饼和豆浆,两人心情都不错,回家便忙家里干活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两人都起的很早,前去镇上洗个澡,理了个发。

王顺把这段时间藏的私房钱都拿了出来,买了件新衣服,虽然穿上新衣服后帅气不少,依旧无法遮盖略微肥胖的身体,还有体内龌蹉的灵魂。当然,更为无语的是,王顺还把豆浆带上了,名曰渴了可以喝点。

叶凯哪能看不出来,这家伙想乘机赚点钱,把花出去的私房钱弄回来。

快到了约定时间,叶凯和王顺来到淮阳河边的堤坝上,左顾右看,也没看到有人前来。

王顺郁闷异常,嘀咕了一句,浪费老子大把时间,却被放鸽子了。

叶凯同样皱起眉头,常小燕不是这样的人,既然约好了,肯定不会无故爽约。

“要不,再等等吧!”

这话刚说出,堤坝下方,隐隐传来熟悉的喊声。

“叶凯,顺子,我们在这里!!!”

顺着声音方向看去,叶凯看到很远处有一片茂密的柳树林,不少人正在树下遮阴乘凉。

走近了一些,才发现来了很多同学,男男女女大约十多人,男孩要么品学兼优,要么家庭富裕。女孩子那边,则是清一色的美女,除了校花常小燕外,其余两大校花也在,甚至还有几位班花级别的妹子。

刚走进柳树林,叶凯突然觉得阴风阵阵,抬头向周围看去,眼神变得凝重起来。

“你们怎么选在这里,难道不知道这等地方容易……”叶凯话还没说完,便被人群中一人打断了。

“这是我们商量后决定的,莫非你有意见?”那人冷哼一声,话语中满是不屑。

王顺本就是火爆脾气,当时就忍不住了,怒骂道:“张灿,你几个意思?”

“我几个意思?你心里还不清楚吗?退学就退学了,你还去摆地摊,摆地就算了,还卖到我们这里,出去以后别说和我同班同学,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张灿站在人群里特别显现,这家伙个头不低,足有一米八,相貌英俊,属于那种男人看了后都想多看几眼的帅小伙,外加穿着一身运动名牌,还是价格不低的进口货,看起来贼牛逼。

张灿父母都是省里的高官,家庭背景相当雄厚,那个年代,读高中远没有现在这样轻松,无论何等原因都要回户籍地上学。这不,张灿这等大城市回来的学生,不仅学习成绩好,还长的帅,最重要的还是家里有钱有背景。

王顺暗恋对象便站在张灿身边,王海艳多日不见,又妩媚了几分。这丫头有着一张娃娃脸,典型的小萝莉,完美而带有曲线的身材前凸后翘,双手正挽着张灿的右手,胸前发育良好的地方正不停磨蹭,压挤中变换着各种形状,看的王顺直咽口水。

这一看,王顺忘记了怒骂,张灿却没有放过的意思,讥讽道:“看够了没,要不,娶回家看个够?”

“娶就娶,只要她答应,我现在就把事办了。”王顺说起话来没羞没臊,当年在学校时,不知道说的多少小姑娘面红耳赤。

张灿也不生气,他哈哈一笑,对身边的王海艳道:“你愿意吗?”

王海艳没有回答,扑到张灿怀里,用力磨蹭,露出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好了,辍学少年,我没时间陪你们废话,还有要事要做。”张灿哈哈一笑,抱着王海艳便向柳树林深处走去。

王顺紧握拳头,刚要追去,却被叶凯拉住了。

“凯哥,别拦我,你看那小子嚣张样,我要不把他打的爹妈都不认识,我就不叫淮阳小霸王。”王顺怒不可遏,看着心爱的人被人抱进了小树林,换做谁能好受?他手里幸亏没有刀,如果有,估计早就砍过去了。

叶凯用力拉住王顺,压低声音道:“别过去,那里不干净……”

“当然不干净了,我没想到,她是那种女人,这等脏地方都能干的热火朝天。”王顺被叶凯拉着,也冷静了下来,如果真冲过去,或许可以暴打张灿。爽了以后,张灿有一万种方法玩死他,甚至有能力把他送进看守所,关上十年八年。借口很简单,只要王海艳出面,陷害他乱来就行。

这等场面,其余人就显得尴尬了,常小燕微微一笑,“大家随意玩,想去约会的可以去那边树林……”

众人大多数成双成队,相继离去,没多久只剩下他们三人。

王顺看到这情况,哈哈一笑,随便找了地方坐了下来,笑着道:“还好,不止我一个单身狗,还有你们陪我……”

常小燕俏脸微红,她对叶凯点了点头,转身向旁边走去。

叶凯会意,对王顺说了句,单身狗,你随便玩,便追了上去。

这片柳树林大的惊人,一眼看不到边际,周围柳树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足有几个人身体那么粗。微风吹来,吹打在树叶上,树林内突然发出奇怪的声响,宛如少女哭泣,如泣如诉。女孩子胆子本就小,常小燕惊呼一声,突然拉住叶凯的手。

“叶凯,你,你刚才说这里不干净,难道是?”常小燕家庭并不富裕,她家所住的地方离乱坟岗很近,只有不到三里距离。这些年,她经常在夜深人静时,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外加无意间听长辈们说起当地的鬼故事,胆子更小了。

叶凯想了想,没有说出,他怕这事说了,小丫头晚上睡不着觉。

“没事,这里是河边,肯定不干净了。”叶凯随口说着,拉着常小燕来到旁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你骗我,肯定看出什么了,我听老一辈说,树林那边很不干净,却没告诉我怎么回事。”常小燕说话间,又想到害怕的事情,下意识的靠紧了叶凯,只见她双手抓着叶凯的手臂,低着头,险些把身体埋在叶凯宽大的胸膛中。

这丫头身体发育的虽然不如王海艳,却略显雏形了,叶凯扫了一眼,竟然可耻的有了感觉。男人在很多时候,下半身可以决定上半身,叶凯也有些把持不住,为了维持这等感觉,呃,不,多了解一下彼此,索性说出了阴阳鬼术里看到的注解。

“其实,柳树林本就是不干净的地方,柳树自古以来和丧葬有关,丧葬出殡时,嫡系子孙都会手持一根哀杖,而这哀杖就是柳木制作的。还有那些招魂幡,也是用柳木制作,柳树可以招魂,如此大一片柳树林,很容易把鬼引过来……”

常小燕惊呼一声,整个人扑到叶凯怀里,声音颤抖道:“别说了,我怕,我怕……”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