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9399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二章 公主盛威
A- A+

梁国都城平津,同为宫殿却不等似于周国的冰冷,一辆车骄落于宫门外,几位打扮精巧的宫女恭敬行礼迎出轿中之人,“参见相国大人,公主在殿内等候,大人请!”站在中间靠前的宫女一只手伸向宫门,邀请他进去,礼貌点头者是位面容稍印岁月痕迹的胡须老臣。

跟着步履轻缓的宫女走到雅歆阁门口,等候通报,很快刚刚的宫女出门把他请入内,踏入门槛,转身朝内殿的方向,是一个女子的背影。

她身着银色金线镶边绣花拖尾外褂,转身,边上服侍的宫女即刻蹲下整理地上的衣角,她带着微浓的妆容,竖起的发髻高贵不奢华与精致的五官配合得体,神态自若,五官始终保持原有弧度,有一种高不可攀只可远观的冷艳气质。

“臣柳如是,参见公主殿下。”

“相国大人免礼!”她的声音不同于普通女孩子的轻柔很有力量,不像是这个年龄能发出的,“本殿叫你来,是有两个好消息。”

“殿下请讲。”柳如是说的这句话正被殿外要闯入身着蓝色龙袍的男子听到,他制止通报,站定脚步。

“今日月圆佳节,本殿已派人去万清山接你女儿回平津,今晚就能到柳府,本殿已传口谕给你夫人备家宴迎接。”

门外男子无声笑,睫毛眨动,眼睛里像是有星星闪烁,盈满真挚情感,很期待的扳住门板听姐姐下个好消息是不是?……对,他就是梁国君主段阳僮轩。

老臣拱手,面上是礼貌恭敬的笑,心里却多有疑问,“之前过年殿下只让臣与家人去探望小女,不知如今小小中秋怎会?”

“相国大人,陛下已及弱冠之年,后日是陛下生辰,我们当年的默契也该公众天下了,包括…煜城的身份。”段阳韵影先声夺得话语权,听别人把话说完这个基本要求对从小养尊处优又手握大权的她来说一直是奢侈。

门外的龙袍少年紧抠的手松了松,原来真的是!姐姐终于让寡人娶阿城了!他很开心的望向万清山方向,迫不及待见到,今天阿城回府,寡人一定要做第一个见到她的人。

“殿下确定小女是此煜城?”

“这不是本殿确定的事,而是父皇。当日当时迎着那预言出生的孩子全天下就你柳府一女,父皇迎光寻找,到时相国大人又事先不知预言的为女儿取名煜城,六岁小儿文韬武略便压过满殿文武,这单单是巧合吗?生于我梁国就必须是我梁国的皇后!帮助陛下安抚民心夺得天下!这不也是相国大人同意把女儿交给本殿训练的原因?”

“可是煜城的身份已隐瞒十几年,除了亲近之人无人知晓我柳如是还有一女,大肆公开恐招祸端啊。”虽以国家为重,可身为父亲,女儿又从小不在身边,还知女儿在万清山被当一用具般训练!哪能不自责?不担心?!早知如此他宁愿女儿出生便是个傻瓜智障,可偏偏她就是天赋异禀!

“有皇族保护,相国大人有何可惧?”

强势的公主丝毫不让,柳如是身为人臣也只得照办,自从先王去世,所有国事都落在公主身上,陛下只是担个虚名而已,如此有能力的女人他表示敬重并钦佩,甘愿臣服。

柳如是出殿,门外偷听的段阳僮轩侧了点身子,没被发现,之后他把随从留下,开心的跑进殿,所有人跪下行礼,“参加陛下。”

“姐姐。”

公主走出来,没有刚才的严肃,笑着对弟弟躬身行礼,“陛下。”

“又没外人姐姐请起。”段阳僮轩扶住她的手臂,推着她到玉椅坐下,自己站于身边。

“陛下何事如此开心?”她抬头问。

“寡人都听到了,姐姐终于让阿城回家了,并且告诉相国大人在寡人的生辰让阿城嫁给寡人,前些日子寡人去给阿城送新衣服她还说想娘亲了呢!”

闻言公主甩开了他的手,他即刻闭上嘴,收了笑容,严肃起来,他知道自己不小心说漏嘴了,“什么?!你又偷跑去见她?不是说过没我允许不许去找她吗!?”

他如一个犯错的孩子般有些委屈的眉头苦皱,小心翼翼抬眼,“可是姐姐,阿城一个人在那里很孤单的,寡人又是她唯一的朋友。”见姐姐只侧过身不言语,他扯住衣袖,“姐姐,阿城回来,寡人今晚能去柳府吗?”

“不行!”

“姐姐~寡人想让阿城回来见的第一个人就是寡人,再说,她不已经是寡人默认的皇后了吗,寡人对自己的娘子好,有何不可?!”

他撒娇的摇着公主的手却换来不被重视的一个巴掌,段阳韵影转身甩开他手的同时重重的一记耳光落于脸上,段阳僮轩身体侧了点,站定后,呆呆愣住不再言语。

“段阳僮轩!你给我记住!我给你找的这个皇后不是让你疼,让你爱的!她只是个工具,一个我们段阳家亲手训练,有用时拿来,必要时说抛就要毫不犹豫丢掉的棋子!自古红颜多祸水,你看看你的样子,听到柳煜城的名字哪里还像个君主?!有我在一天就绝不允许你把任何人看的比夺天下重要,包括我,你的亲姐姐,段阳韵影!”

被如此指着鼻子痛骂,自知一事无成,所有都得靠姐姐的段阳僮轩眼角滑下一滴泪,也觉得不争气的自己没脸再抬头看姐姐。

段阳韵影想是怒气抒发完毕了,就转对自己侍女吩咐:“淑聃,送陛下回宫!批阅奏折!”

“是,殿下。”宫女淑聃心有惧怕的走近段阳僮轩,缓缓伸手,“陛下,回宫吧?”她低声请示,低着头的他转身走开,看着弟弟伤心难过的背影,段阳韵影一瞬即逝的柔情闪进眼波,有了心疼,可那又怎样!生在帝王家,享一生富贵权华,代价就是有些最珍贵的东西注定不配拥有!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