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9399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三章 父兄皆亡
A- A+

喧哗闹市之外寂静大路的尽头就是相国大人府邸,这条路只通往他一户人家,天色近暗,宫中来的人排成长队接连进去柳府,他们抬着的都是公主殿下赏赐的礼品:金银珠宝、冰丝绸缎、进贡御酒茶品,更是有一照亮整条街巷引百姓跟随围观的夜明珠,光彩耀人用作祈福的荷花灯放进门前石桥下的河水中,这条河直通往后山。

城外一辆马车还在飞驰赶路,而柳府墙壁房檐上吊悬着的人已按捺不住。

以柳如是为主的家人坐于正堂入席,两侧站着整齐的下人伺候,柳如是的座位正对圆月方向,今晚月亮虽不缺一角,可少了星星的陪伴,白色的冷雾萦绕周围,显得十分孤寂、同月不同亮,边缘的暗色又让人看了有几分惆惋。

坐在左手边的是府中主母他唯一的夫人,右手边分别是大儿子柳知岚和三儿子柳知语,排行老二的就是那个出生便被皇家看中的女儿柳煜城,全府准备了半天的晚膳等到她才能开始,只因她是主事公主钦点的皇后。对女儿颇感愧疚的柳如是唯一庆幸的那点就是,忽略公主势力性的冷漠,陛下对待阿城是真心的。

“父亲,戌时就要过了,妹妹怎么还没到?儿子出城迎她可好?”饭桌上,已到婚配年纪风流倜傥的大公子柳知岚拱手请示。

柳如是伸出一只手表阻拦,“不了,殿下未曾吩咐相迎,还是等着吧。”

随着他话音落,外面突然出现刀落血溅的声音,随之是院内的一阵阵惨叫,坐着的三个男人站起来,“去看看怎么回事?”被父亲从小教育男子应一马当先的柳知岚带着自己的手下人跑出去,院内正对的是一排握刀的黑衣人,灯光昏暗又蒙着面看不清脸,但他们每个人脚下都躺着一位到三位柳府下人,“快进宫,禀告殿下前来相救!”吩咐完身边的人他握紧手中的佩剑上前与之搏斗,近身就入了包围圈,可柳知岚并未吃素,迅速斩杀身侧三人。

柳如是被柳知语护着走出屋子,房顶抱剑的指挥者飞身而下,“斩草除根!一个不留!”他的下方正是拼杀中的柳知岚,看着就要落下的剑,柳知语大喊,“大哥!”柳知岚扭头,已经来不及,长剑正落他的头颅又被用力反转滑过脖子,柳知岚迅速倒下。

血流剑刃,柳如是有了怕,所言祸端竟来的如此及时!刀刀见血,我柳家该遭此浩劫吗?其实他心中有点谱,但不敢确定。留身后家仆守着夫人,推着柳知语向外逃,但蒙着半边脸的千山很快转身,长剑抵住他的脖子就要用力,“爹!”熟悉的身形飘过,柳知语站定看了眼。

“阿城,不要过来!”

“呦!柳大人还有个女儿呢!”千山看着眼前身着浅蓝色流仙裙脸被白纱遮住一半都美若天仙的女子感叹。

柳如是侧过脸,这个声音他越来越觉熟悉,千山扭着脸打量柳煜澄谁都未曾想他后面的手会有动作,“啊,”柳如是叫了声,声音不大但音色极其痛苦,嘴角已溢出血,柳煜城看过去,父亲的脖颈干净,他的剑还未动丝毫!

“无耻小人竟背后下手!”抬手几把无影飞刀过去,插进千山握剑的手背,钻心的痛感,他被迫松开柳如是,竖起长剑挡其余的飞刀。

“爹!”她快跑过去接住父亲的身体,柳如是瞪着眼睛紧拉着她的手,从手腕寸寸上移到手臂,用力到额头青筋暴起,似有万语相告,却还没说出一个字双手就重重落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