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9399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四章 斩草除根
A- A+

“来人!给我杀了这个女人!”千山气愤的下最后命令,所有隐藏者全部出现,直逼柳煜城。

“姐!”柳知语再回头营救姐姐。

已来不及悲伤,她捡起手边那把带有柳家图腾的熟悉长剑,这本是属于哥哥的。

“你们是什么人?可知我柳家是何身份?!”

千山拔出掌上飞刀,血未停流他好像毫无感觉般大笑出声,“哈哈哈哈,我家王爷要的就是柳家全府性命!上!”所有人蜂蛹而至,柳煜城双脚用力飞身穿过众人拉住弟弟的手朝外跑。

“功夫还不错!快追!”

门外的石桥,他们再被包围,即使她武功再好,也抵不过数百人的围攻况且还要保护弟弟,他那点拳脚功夫全是大哥闲时教的,只因父亲说两个儿子要一文一武共为社稷做贡献。

千山脸上不耐烦的疲惫出现,他不想再看这没意思的打法,又一次的袭击出现,柳煜城识音的右耳朵动了动,把紧握的弟弟推下石桥,“走!”河水蜿蜒又深又黑但愿助他成功逃脱。

弟弟,用自己的力量为我们柳家争点气!

担忧的注视到水面无波澜,追杀者无从下手后,她错开身子与千山较量,可前后左右所有人都蠢蠢欲动要朝她挥刀砍剑,千山更是无数次把手伸到她脸上想揭开面纱,躲闪之际,顾此失彼,手臂后背出现多处划痕,不能硬碰硬她再次飞身逃脱,可千山举起长弓一箭入后身。

内宫霁月殿,挑灯看奏折的段阳僮轩很是认真,纵使这些成堆的东西大多都是姐姐命令指示该如何批阅的,贴身太监肃奂搁在手边一杯茶,刚放下段阳僮轩一放奏折衣袖拉到便碎在了地上,“哗”的一声震的他的心快速跳动几下,顿觉心神不宁,叫跪着请罪的肃奂起身,走去窗边望圆月,心中默默想的是:希望阿城回家能平安无事,来日寡人定履行承诺以江山为聘,娶你为后。

柳知岚派出去的手下未出门就被人斩杀,跟随柳煜城回平津的车夫是公主亲信,正在宫外,等待通传。

城外后山,柳煜城带着伤只能用脚力跑,树林里,她弯身拔出腿上阻碍速度的箭,痛到脸色煞白也没叫一声,不管血液涌出继续赶路,可流出的血染到绿草是磨灭不掉的蛛丝马迹。后面的黑衣人距她十分近,居于高处,山下之城一目了然,熊熊大火燃入眼球,她急于逃命的脚步缓了缓,担忧紧张的看着火,敌人步步相逼近崖边。

“你们放的火?”她直视众人中走出的千山,火焰仿若真的烧进了她的眼睛,瘆人的红,系数为恨。

“柳家已燃成灰烬,你这个“草根”就由本将军亲自来拔!”

“我乃未来大梁皇后绝不允许尔等小人在国内猖狂!伤我爱卿者,必死无疑!”柳煜城握剑上前,直指千山,不得不说此女虽身材纤瘦,可内力极其强大,眼中的凶意比男人都狠毒,若不遭暗算刚才的以一敌百根本不在话下,梁国公主绝不会允许其弟随便立一女为后,柳如是那个老东西叫她“阿城”,莫非?

千山抵住她的剑刃,因需很大力气他皱紧眉头,柳煜城虽拉扯伤口到额头冒汗却硬撑出一脸的轻松,虽此刻为你不死我必亡的对头,可千山内心深处也对她产生了佩服。

“你是煜城者?”千山不顾自己被伤到去扯她面纱,被提到身份,柳煜城收手后退,却未顾到身后的高崖,松土踩散,失足跌下。面纱被风吹掉,拂到崖上,望着不见底高崖的千山脚离地面接住,灯光下,浅浅的二字绣样,“煜城”!

他收住面纱,朝身后吩咐,“找!无论如何找到……”听到下面兵甲声音,以防暴露身份,他突然挥剑原地转了圈,身侧仅剩的六人倒下。

皇后得找,与邻国的关系也不能这么快撕裂弄僵,他把手伸进衣襟中拿陛下给的玉珏,摸遍全身却不见踪迹。

半个时辰前,车夫被引进雅歆阁,公主以为是汇报把柳煜城带到家的消息,没停下撩拨琴弦,听着起伏不定的琴声车夫汇报祸事,她的难得悠闲被叫了停,抬手间琴弦断裂,扶案起身,即刻下令传孟将军前去迎敌。可淑聃刚离开身边,柳家的大火就染了半边天,全城可见。

“陛下歇息了吗?”她十分紧张的问。

留于殿外的太监入内,“回殿下,陛下还在看折子。”

“传本殿旨意,到明日清晨,不许陛下出霁月殿一步,你去看着!”她紧张的握住手,各种担心,可源头只有一个,夺天下的事情别受任何影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