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9399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五章 商议和亲
A- A+

熊熊烟火高过宫墙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放下手中所有往殿外跑,却被自己的守卫拦着。

“夜深了,请陛下回去休息。”

“休什么息!?寡人要出宫!”他闯,所有人围阻。

“公主殿下有令,不许陛下出霁月殿一步,陛下不要难为奴才们。”

“整个梁国都是寡人的!寡人爱去哪去哪!你们让开!”

“参见陛下!”淑聃走来行礼,后朝众人吩咐,“殿下有旨,今日陛下若走出殿门一步,尔等,就地问斩!”

“肃奂,快请陛下回殿就寝。”

守卫们成一堵逐渐收缩的人墙,围堵殿门,把段阳僮轩挤进去,再关上门,他本就无力拼挣,还被肃奂扯着衣袖往里拉,终是冰冷的门板遮住外面的月光,他推开肃奂对着门板连拍带踹,嘴里喊着:“淑聃!寡人要杀了你!寡人要杀了你!”其实心里责怪的是姐姐,为何?为何不让寡人去看阿城?为什么?!他抠着门板,伤心的泪颗颗坠落。

周国,倾槿殿,南宫万俟两位妹妹,南宫倾瑶和南宫槿悠的住处,玉器餐具盛着的美观可口的菜肴从选材到装碟都是二位妹妹亲手所劳,用至一半,南宫万俟开始告知他的打算。

“倾瑶,槿悠,你二人芳龄将至二八,皇兄是时候为你们寻个好人家了。”

两位姑娘起身不忘礼节,“谨遵皇兄指命。”

南宫万俟很满意的点头,笑了两声道:“妹妹们坐。”

“你们都是皇兄爱护的明珠,皇兄自然不舍得给你们随便寻一百姓。倾瑶,梁国君主段阳僮轩,他虽生性怯懦可对女子来说却是个温柔的夫君,皇兄即刻修书,你就去梁国吧。但是切记,梁国长公主不是个省油的灯,与之相处,要谨慎。”

“是皇兄,倾瑶谨记。”

“槿悠,你年龄稍小些,楚国君主皇甫兴哲自小便有重疾,他的命数是皇兄推算不到的,听闻储君宸王皇甫智宸一直未成亲,委屈妹妹先过去做他的王妃,待与皇兄里应外合助你一臂之力登上后位。”

“槿悠遵旨。”

看二位妹妹如此听话,他很放心的离开了倾槿殿,安排接下来的事。

我南宫万俟送过去的东西还没人敢退回,若是退,那就是公开作对,就别怪寡人了。

两位姑娘坐在室内的秋千,妹妹靠着姐姐的肩,姐姐贴着绳子,两人交替叹气,望着窗外明月发呆。

“姐姐,我们真的要去嫁人了?”

“不嫁人,早已是死人。”南宫倾瑶握紧绳子坐直身子,眉间是微微的褶皱,她心知肚明皇兄仅留的用意,即使当初年龄小,也听得懂话,宫人们议论过几位兄长非偶然的暴毙。

“我们的夫君是一国君主,我们注定是去背叛他的,他还会爱我们吗?”

南宫倾瑶抬手把妹妹揽进怀里,爱抚她的柔发,“槿悠,不管别人爱不爱,我们姐妹两个都要互相扶持,即使嫁去不同的国家也绝不言分,有事情,给姐姐写信。”

她知道自接受皇兄的亲近开始,情爱今生已与她无关,只希望与妹妹的感情,不要被天下事挑散。

南宫万俟刚把所修之书连夜发出去,就收到了千山的飞鸽急信,说煜城者出现了,她是柳如是的女儿,将被段阳僮轩娶为皇后,可不幸失足掉崖,问是否要留在梁国寻找。

他把信条握在掌心,想着段阳韵影的好手段,私藏煜城者多年,让其余三国找寻无果,若无今夜刺杀,是想等到生米煮成熟饭,让三国俯首称臣是吗?!好个心狠手辣算计颇深的女人!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