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9399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六章 随便挑王妃
A- A+

一夜凉风吹过,大火灭尽,连灰烬都潮潮的,似是在悲泣火堆里的尸骨无存。

亲政殿前来上朝的大臣等候无果,被公主的侍女淑聃叫退出宫,理由是陛下痛失爱卿伤心过度。这一来暂时隐瞒了煜城的事,又塑造了弟弟亲近大臣的形象,让他们有动力朝相国大人看齐。

霁月殿的大门被段阳韵影推开,她接过淑聃拿的花粥只身入内,跟他一起关在里面的肃奂行礼告知,段阳僮轩一宿没睡坐在窗边的软塌守着外面渐亮的光线发呆,直到现在,除了眨眼都没动过一下。

“陛下,姐姐给你煮了粥,吃点东西吧。”段阳韵影走到他身边,清香甜口的花粥是她这个公主唯一会做的东西,每次最大的变化就是放的花瓣不同,是弟弟的最爱。

段阳僮轩靠在墙边的头抬起,是红红的眼睛和满框热泪兜转,他直愣愣盯着,尽是责怪,“阿城呢?”

她不舍得看弟弟如此悲伤的模样,侧了点头,舒缓被他传染的难受,而段阳僮轩却以为这就是回答,下去软塌拨掉了她端着托盘,碗勺断碎粥洒出……

“为何不让寡人去救她?为什么关着寡人?!”

段阳韵影的眼神从自己被打碎的用心上移开抓抓衣袖射向弟弟,“救她?敌明我暗!你是去送死!灭一个肱骨大臣白送一国之君!你段阳僮轩是钟情仁义过了!国家呢?其余三国虎视眈眈,你置梁国百姓于何地?!”

“寡人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护不住!谈何治理天下?!”

他的眼中落下一滴泪,滑过脸颊,看在段阳韵影眼里痛在她心里,若能选择她何尝不想与这么温柔善良的弟弟做一对平凡姐弟,看他与心爱之人相守,可还是那句话,命运没有如果,我们无法选择。

“对你来说,让寡人娶阿城更多的是天下计,可对寡人来说,寡人只是他的轩哥哥,她也只是寡人的阿城,你限制寡人与外人相处只给寡人丢所谓的圣贤书,万清山也只阿城一人,我们相对彼此都是唯一的。她说寡人的单人“僮”太孤单要一直陪着寡人,寡人说阿城自生下来便注定要做寡人的妻子,待阿城长大寡人定求姐姐以梁国、天下江山为聘,娶她为后。现在……她长大了,姐姐也同意了,却遭此横祸,为什么要这么对寡人?!”他后退到书案撞到腿坐在那里。

段阳韵影忍下眼眶的汹涌,走过去,蹲下到他身边,握他的手,他却闹脾气僵持着不给。

“陛下,柳家已被大火燃成灰烬,可是,阿城没有在里面,她被黑衣人追到后山失足跌了下去,姐姐已经派人去寻了。”

“真的?阿城没有死?”他激动的反抓,握紧,他知道姐姐对自己要求虽严格,可从不欺骗。

“嗯,姐姐发誓,崖边发现她的发簪,崖体树枝也有姐姐送她的衣服碎片。”

看着弟弟含泪笑出,段阳韵影的眼泪却接替流出,她和着叹气声拍拍他的手,“陛下,相国大人没了,你我姐弟就等于少了左膀右臂,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人下的毒手。答应姐姐,你是国君,振作起来,好吗?”她抬手擦去弟弟脸上的泪水,停留在自己昨日打过的地方轻抚。

“对不起,姐姐。”段阳僮轩被她的消息唤醒,“寡人一定争气不让姐姐失望。”

段阳韵影点头把弟弟抱在怀里,刚才所言的难不是简单的哄弟弟振作,而是实打实已到眼前的挑战,这下,梁国又弱了些,但愿,阿城别辜负本殿的用心,让我们找到你。

楚国碧霄宫,正对殿门上坐的是位眉梢带笑,眼神清明,戴着盘龙发圈,身着青色龙袍正在扶笔练字的男子。他身材高挑,皮肤白嫩,很斯文的儒生模样可偏偏手边摆的不是茶盏而是一碗还冒着热气的药。

宫门通传者喊道:“宸王殿下到!”

练字者弯唇笑出,放下笔,走下高坐,“臣弟参见皇兄。”行礼者才刚拱起手就被他制止,“没外人在,你我兄弟不必拘礼。”

放手抬头,是眉宇间都散发英气的男子,额头浅露英俊尖,与鼻梁下巴尖在同一条直线,睫毛浓长,唇形像认真勾勒出般挑不出毛病,平行喉结靠右侧有颗浅浅的黑痣,显得十分性感,他穿的是件白衣,腰间是银线相坠的玉佩,简直是不染俗尘的天子下凡,要非说缺点话,那应该就是他好像只两个表情,一、冷漠无表情;二、眉心微蹙着,显得面相有些愁。

“皇兄叫臣弟来是?”

“哦,”皇甫兴哲把一只手伸到后面,贴身太监把一封信交到他手上,递给弟弟皇甫智宸看。“这是南宫万俟连夜送来的信,要把自己的妹妹槿悠公主嫁给你做王妃。”对待亲人微微带笑的表情是他的习惯,打量着弟弟的表情从冷漠到皱眉,他就知道这件事成不了了。

“说是和亲,其实是安插细作,可他不应该送进宫吗?”

“他可是个聪明人,还不是嫌寡人是个病鬼,看上阿智储君身份了,不知阿智觉得如何?”

皇甫智宸拱手,“皇兄可有应对之策?”换而言之就是不想娶那公主。

“我们与周国已是宿敌,最大的对头,那就不在乎再多得罪一次了,南宫万俟再嫁妹心切也不会自降身份甘为侧妃。阿智,你也到该成婚的年龄了,皇兄给你指一门婚事,以此为由拒绝和亲,如何?”

“听从皇兄安排,只是为难皇兄了。”

“哪里话!寡人自然也不想有一细作闯入,既不能杀还极有可能防不住。”

“说吧,看上哪家姑娘了?寡人即刻下旨。”

“臣弟身边一向没有女人,皇兄安排吧。”

皇甫兴哲笑了下,“给你选妃啊!这么随便好吗?”弟弟只点头,他也只能硬着头皮选了,不过依他对阿智的了解,定能选个十分适合他的王妃。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