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9399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七章 亲事至眼前
A- A+

晴川城的杜家,于乱世之中世代经商,曾在楚皇之父独自出游不幸遇匪劫途中偶遇时带他入商队逃脱魔掌,后回国才知,生意做往天下的杜家就定居在楚国,于是结交了这层私人友谊。

皇甫兴哲把指婚对象锁在了杜家小姐身上,一是父王曾交代,居王位虽不能带头官商勾结,可要谨记杜老爷当年救命恩;二是早闻晴川第一美人杜思芊端庄尔雅,出尘脱俗,冰雪聪明,如此佳人才是风度翩翩宸王殿下的良配。并且用这种名门闺秀拒南宫家的金枝玉叶也是个堵悠悠众口的理由,毕竟,娶的是楚国百姓。

可是本代表无限皇宠的圣旨到达杜府,一家人却陷入了冰火两重天的异样中,杜巍带着忐忑接下旨意,待传旨太监走后夫人便拉住他的衣襟抽泣,他赶紧叫走替小姐开心的下人们,仪表堂堂,丰采高雅的储君可是所有楚国姑娘梦寐以求的夫君。

“老爷,这可怎么办呢?”

杜巍看了眼哭着的夫人拨开她的手,“她已至爹娘生死于不顾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就当我没这个女儿!”

“可这圣旨该如何是好啊?”

“快去秘密派人继续找啊!”他放下圣旨急冲冲出门吩咐自己的心腹各种事。

杜思芊喜欢上了自己的棋画师傅,被发现后父母不同意,并要给她安排亲事,就在前夜她与那师傅留书私奔而逃,谁能料想今日圣旨就到了家呢!

梁国,柳家已出事三天,兵将大肆搜寻山崖,把水里都翻了翻可除了那片衣服,还是一点痕迹都没,着急的段阳僮轩正在霁月殿徘徊,眉头深锁思考还将如何寻找。

“肃奂你把去过柳府的孟将军叫来。”

“是,陛下。”肃奂出殿,还在崖边找寻的孟宗将军很快进宫,一阵君臣之礼过后,段阳僮轩着急的询问。

“柳府的凶手尸体已成灰烬,崖边那几个身上可有什么标识?”

孟宗摇头,“回陛下,并未发现什么令牌类能证明身份的物件。”

“那可否确定柳小姐坠崖后,已有残余凶手下崖追杀?”

因为柳煜城的名字还未公开,为了寻找,公主只告知是柳相国交由远方亲人抚养的小女儿。

“常理应是如此,臣斗胆猜测,柳小姐可能已落于凶手魔爪,否则不会遍寻无果,除非是被提前带走了。”

其实他一早就有这个假设,可不敢细想,不愿在心里打阿城出事的注意,但时间已不许他自欺欺人了,“孟将军退下吧。肃奂,去雅歆阁。”

雅歆阁,段阳韵影同样收到了一件坏消息,握着刚到国内的书信瘫坐在铺着羊毛毯的白玉椅,眼神里是不知所措的慌张和难以接受的不舍得。

“殿下您怎么了?”淑聃担心上前。

“怎么办?”她不知直视哪里的眼神转向侍女,晶莹闪烁,语气暴露一时的无措,“怎么办淑聃?为什么有我挡着还是所有大事都落在陛下身上?”

淑聃扶住她的肩膀,给薄弱的安慰,“发生什么事了殿下?”

“周皇南宫万俟,送来公主南宫倾瑶和亲,在寄书信的第二天人就出发了,现在信已经到了,人……”

“和亲?跟咱们陛下?”

“信上说吾妹为后,定良善贤德。他这是朝后位来的!”段阳韵影手中的信纸成团,眼角的泪强忍憋回去,这是摆明了以势欺人!但可恨的是我梁国并无实力与之抗衡!弟弟,是姐姐没用了!

“姐姐!”

段阳僮轩横冲直闯进殿后,通传才迟迟而来,段阳韵影抬手抹了下眼睛怕泪未干,手中的信暂时藏进衣袖。

“参见陛下。”

“姐姐,寡人求你件事!”他扶起她的同时直接握住手,看着急切的他,不用想都能猜到一二,定与柳煜城有关。

“已经三天了,阿城还没有下落,寡人怀疑是行凶者带走了她。姐姐也知道谋害柳家的定是三国之一,他们不知阿城的身份,若追到她定会杀了,现在我们连尸体都没找到,阿城定是被他们带走了,虽然不知道为何,但肯定不是件好事。姐姐,寡人求你允许,发布找寻皇后的圣谕,并公布天下寡人这个皇后的身份,这样,凶手知道阿城是煜城者她就是安全的,并且他们肯定迫不及待迎娶阿城给天下百姓看,这样,我们就能知道她在哪就能救她了。”

“知道她在谁手里你就能救她?万一是周国?是楚国呢?若是知道真相,你只简单把她救回来?灭族之仇你可暂吞她能忘?”

“只要知道阿城在哪,不管是谁寡人就算拼死也要去救!阿城要做什么寡人也追随到底!”

“又开始口不择言了!”段阳韵影甩开他的手,审视的眼神盯着,“一国之君为了个女人整天把生死挂在嘴边!你的出息呢?!”

“寡人知道姐姐不喜欢寡人这样,但寡人也说句实话,对阿城,寡人做不到姐姐期望的那般!”

“你!”段阳韵影再次气上头,可弟弟的话听着也并不是毫不可取之道,一纸找皇后的诏令就等于为先拒了信中的后位,煜城者又能让诸国乱了阵脚,尤其对天下执念极深的南宫万俟定无力与我梁国计较,若阿城真在周国出现,无论怎样解释撇清关系,那我段阳韵影也定会用各种办法还柳家一个公道!其余诸国也是一样!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