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9399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九章 委屈杜姑娘
A- A+

杜府所有的下人被集结到一起,灵巧和夫人站在杜巍身边,他认真的把几十个人审视过来,缓缓开口,“小姐勿用毒胭脂脸上过敏,因马上要成亲老夫命灵巧为小姐诊治,却未料涂药后小姐容貌大改,你等要严格遵守这个秘密,若是让外人知道我们杜家嫁给宸王殿下的是个易容之女,我们全府上下都逃不过一个死,都明白了吗?”

这一番言论,前者引起众人好奇,后者又止了猜测心,欺君死亡威胁,无人再敢议论是非,尤其是杜思芊从灵巧房间被扶进主院路过下人时她们脸上的惊异,小姐易容过竟比原先还美!

杜巍言语警告灵巧保守这个秘密,承诺供她乡下父母兄弟衣食无忧,并让她以陪嫁侍女身份嫁进宸王府,一是对病和伤有个照应,二是可告知杜思芊遗漏的前事。

夜色将至,周皇南宫万俟已收到皇甫兴哲退嫁的书信,他虽暴怒可也有疑惑,按时间,楚国比较邻近,槿悠不早该到了吗?就在他想吩咐人寻找公主时又一消息传入,千山来报。

“启禀陛下,梁皇发布天下诏令寻找自己的皇后柳煜城,他说隐没煜城者身份全是柳如是的主意,是柳相国为国尽忠,暗许了这个皇后。”

“那个人真的是她?”南宫万俟从衣袖中拿出千山送来带着“煜城”二字的白色面纱。

“错不了了。”

“相比他们,我们知道她失踪在何处,你加派人手秘密寻找。就算她已为人妻,寡人也定要她再姓南宫!”他盯紧白纱,眼神里只是强占的欲望,所谓情爱,被自视为万万不可能在他身上发生的!而南宫槿悠被拒城外之事像是已被忘记。

次日清晨,杜思芊刚起床就被一大堆丫鬟婆子围住,有府中的,还有宫里来的,从头到脚,细致到每一根头发丝都用心梳洗装扮,只因到了晚上她是一国储君将要享用的女人。

早朝过后,皇甫兴哲就和皇甫智宸一同回了宸王府,皇甫兴哲不顾宸王拒绝要他同上龙撵。

“阿智莫要过于与寡人保持君臣之礼,若不是为了寡人多活几年,这个皇位早是你的了。”

“皇兄勿要如此说,皇兄当政是楚国百姓的福分。”

“但却是相国大人眼中刺啊!”

“皇兄莫要在意,即使他有父皇钦此玉圭,父皇也只让他辅政,并未说过取而代之。”

看着弟弟内心波澜不放丝毫在外的对答如流,政事上皇甫兴哲很满意。

“寡人已派人去寻消失的煜城者,若抢先一步找到让她在你身边也是对付相国的一个有力武器。”

见弟弟只点头,皇甫兴哲转移话题至私事,再问:“阿智,不想问问你如今要娶的王妃是何人?”

“杜思芊。”

“那阿智可知这杜思芊是个什么样的姑娘?”

“不重要。”

皇甫兴哲笑,“不重要?阿智,这杜思芊可是晴川盛传,外人只闻其名从未得见真容的第一美人。”看着对方还没一点被打动的意思,他叹了口气,可委屈杜姑娘了,寡人这个油盐不进冷冰冰的弟弟,是不太好相处。

梁国那边南宫倾瑶已被迎进宫中,去过亲政殿,见过唯一一个可垂帘听政的公主,被封为贵妃,受众臣朝拜。

而南宫槿悠却因长久被关在深宫,不同于南宫倾瑶的稳重,心有玩性,与姐姐分开后以公主和未来皇后身份命令威胁随行者转道,停足,吃喝玩乐,迟了两日才到楚国,被拘之晴川城外,也是到此时才得知自己被退婚的消息,无奈只得退往城外客栈给皇兄写信求助。

执于为国分忧的宸王新婚当天还不忘朝事,已传进杜府,听着下人们的赞赏,杜思芊的嘴角扬起笑意,欣赏满意,还带有几分羞涩。

迎亲队伍入府,已身披嫁衣头戴凤冠的她被蒙上绣着鸳鸯戏水花样的红盖头,被下人们搀扶着去拜别父母。

很快便坐上了十六人抬的气派皇家喜轿,听着喜气洋洋的乐声穿过几个蜿蜒的街巷赶去宸王府。本储君大婚应参照太子由皇上主持在宫中办理,可由于陛下现还未有一位妃子,为抵御流言,宸王不能抢了这个先。

杜思芊撩起盖头,幻视空旷的轿内,这么大的空间夫君同坐都可以,可他那等尊贵身份的人又怎会亲自来迎亲?她缓缓把盖头放了下去。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