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9399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十章 洞房花烛
A- A+

感觉到车骄一震,该是被放下了,那就要见到宸王殿下了,杜思芊感觉到自己明显的心跳,手攥在一起,怎么会这么紧张她也不知道,或许每个姑娘的这天这时都会既期待又有点害怕吧。

外面伸出一只手,她识得,是灵巧,走下去后,喜娘交到她手心一缕红绸,她微微笑着,盖头的映衬下脸颊更加红润,眼睛朝右手边看,那头,就是他了吧。

在杜思芊心里,红绸共牵,那便是一辈子的承诺。

定是他了!因为走着长长的路,耳边都是恭敬的叫着殿下道喜的声音。他是储君,将来的陛下,那我呢?是不是他未来的皇后?抱着这一期待幻想,就到了拜天地的环节,直到“叩拜陛下”的声音传来,她才知道面前坐着的就是陛下,那个虚无缥缈的皇后梦由于带点诅咒含义很快烟消云散,被灵巧扶着带入洞房。

看着皇甫智宸的背影,陛下是满目的祝福,而相国大人皇甫鑫元却是把心放到了肚子里,什么储君!把煜城者都放弃了,天下是注定与他失之交臂了!再把眼睛瞟向笑着的皇甫兴哲,这个病鬼,也快到寿终正寝的时候了!

夜很快到来,月光下的宸王府喜色满满,连水中都倒映着红丝绸,红灯笼。

走过一座短小的石桥便是宸王殿下住的映月轩,杜思芊就坐在内室的大床边,这段等待的时间里她不知偷偷把盖头放下来几次,喝了几杯水,在屋里转悠了多少圈,有点饿偷吃了些枣栗子,把门打开条缝偷偷往外瞄被突入的灵巧推回来。

“小姐,你干嘛呢?这盖头怎么放下了?”灵巧叹着气给她拉好,她却直愣愣瞧着灵巧手中餐盘里的几块糕点,一把扯下盖头,夺过来跑到几案,凤冠上珠子碰撞的声音好听极了。看着她狼吞虎咽,灵巧开心的瞧着为她送水,在她眼里小姐活成这样才是对的,过分拘谨岂不与自己为难,而且这个小姐把她当亲姐妹一样,不看重礼节,待人亲近。

杜思芊吃着抬头,“灵巧,还是你贴心,他们这些人,包括我夫君怎么都这么心狠!新娘子就不会饿吗?跪跪拜拜半天一口饭都不给吃!”

灵巧跪坐她身边,“小姐,你别忘记……”

看灵巧小脸通红,杜思芊吃的动作停了停,竟有些想笑,“我知道。”

“参见殿下。”外面传来声音,灵巧赶紧把食物残渣收好,把杜思芊扶到床上,帮忙拉好盖头,规规矩矩的站到旁边。

人进来,灵巧抬头帮小姐检验完毕,晴川城第一夫婿果真不只是传言,模样可真俊,“参见殿下。”欣赏到美貌俊颜都会开心,这会灵巧就喜盈盈笑着。

皇甫智宸却如在朝堂无二般,精明冷漠的眼神左右看去,“人都去哪了?”他的声音深沉有力中末音倦着些沙哑,既有震慑力细听又能捕捉出温柔,朝堂上自是没人接受他威严的同时再去分析温柔,可床上的人就不一样啦,虽没见过样貌,可杜思芊嘴角的笑意已把她着迷的现实出卖。

“回殿下,小姐喜静,不爱被人打扰,就让她们都下去了。”

“你是?”

“奴婢是小姐的陪嫁丫头灵巧。”

“灵巧。”他看过去一眼重复,被这么高高在上的人直视灵巧这种小人物还真承受不来,低下头浅笑。

“既然已经拜过天地,她就不单单是你家小姐更是宸王府的人,记住,以后叫她王妃娘娘。”

“奴婢谨记。”

“你下去吧。”皇甫智宸最后吩咐,灵巧走后,他走往几案,手伸过高高的枣栗子吉利拼盘。

王妃娘娘,是宸王妃,真好听,可他不掀盖头去干嘛呢?脚步声很近,没出去就好。哎呀杜思芊你个笨脑袋想什么呢!他都承认你是王妃了,怎会还逃?

很快耳边传来酒入杯盏的声音,是在倒酒要与我共饮合卺酒酒,脚步声再有,杜思芊看到了他的脚和红衫角,双手攥在一起,紧张等候,他怎么还没动作?好着急,又有些怕,我一会说的话他会答应吗?

“同你一样,本王也不喜欢被这么多人看着做自己的私事。”

杜思芊心间一晃,呃!这话倒像是在回答我未出口的问题。

感觉到自己的盖头角被一只手捏住,她很认真的抬眼,确认后,抬手握住他的手,“夫君,盖头要用放着的喜秤,有称心如意的好兆头。”

皇甫智宸一只手拿两个酒杯,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腕顿住,这是第一次被一个人如此亲密的接触,不论男女,惯于习武,他的警惕性特别高,但这会好像没有反转手腕擒下她的冲动。

不过娶这个王妃本就是权宜之计,难道还希望她称心如意到变成煜城者,就这么被握着,他还是用手拎开了盖头,杜思芊根本没阻止的了。

她松开手立马抬头,预备好的责怪却被他直视的眼神丢在九霄云外,眼前这个一身喜服,头发半束,英俊尖把额前发平分两侧,拥有让人沉沦眼神注视俊的不像男人的他是我的夫君吗?

而皇甫智宸也望着那双汪汪大眼睛,皇兄说的第一美人,是有几分姿色,胜过曾有眼缘的所有女子,可他不是来谈情说爱,更自视没有沉沦美色的可能。

举一杯酒过去,“交杯酒?”杜思芊色眯眯的笑问接过,怎么办?她不想说接下来的话了。

就在她思考之时,皇甫智宸扬手一饮而尽,“哎!”杜思芊还是没阻止过,可初次见面发脾气有失形象,这不也说明他对成亲真没经验吗?她娇羞的嘬了一小口,把杯子递过去。

“夫君,交杯酒哪是这么喝的?”

“形式而已。”

他淡淡出口几个字,看着她举过来的杯子,这是让本王给你放呢!犹豫后他竟接了过去,转身放下,“天色不早了,”

“夫君!”听他所言杜思芊赶紧制止,虽想可也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用一次忍不住断了之后夜夜春宵的梦岂不太亏!

皇甫智宸转身站定,看着她,依旧没什么表情。

“那个,我,我,”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毕竟是扰夫君兴致的事,“我几天前去庙里烧香脚下一滑滚下楼梯,受了伤,可能今晚不可以,不可以和夫君立马洞房,希望,希望夫君理解。”说完难言之隐她怕对方误会的抬头靠近,拉过他前放的一只手抱在怀里,目光极其真挚的瞧着,皇甫智宸却如在大殿要准备听罪臣解释般。

“不过,我一定好好吃药好好休息,努力恢复健全,争取早日与夫君缠绵悱恻!”急言急语宣告完毕,靠进他怀中。

不知为何,听完解释的皇甫智宸没有一点怒气,反而想笑,嘴角轻扯了下,推开她,很快又重回僵硬的脸色,拨掉双手,杜思芊不明白的等候着,怎么?不愿意吗?我就知道本姑娘倾国倾城,他舍不得空置我,睡在一起什么不做是可以的!你问吧问吧,我一定答应。

“本王的话……还没说完。”皇甫智宸很不明白今天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很简单的一句话,怎么就如此想笑,抓住衣袖才憋回去,“从今天开始,这个映月轩就是你的了,本王住去摘星楼,天色不早了,早些歇息。”

说完,他原路走出,杜思芊却楞在那里,什,什么意思?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