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32637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二章 收点利息
A- A+

“这是王家的三儿子,王海”

“完了,这个年轻人完了,居然惹到了王海这个魔头。”

“是啊,这些年,王海仗着有王家撑腰,在云都城几乎横着走,凡是惹到他的人都没好下场,我赌今天这个年轻人怕是不能完整的走出这婚宴场所了。”

众人议论纷纷,而王海更加得意,感受着犹如狐狸一样的美人,恨不得将她就地正法。

要知道,作为交际花的杜美拉,和上流社会的纨绔子弟多有染指,和王海的关系也非常暧昧。

男人,往往喜欢在女人面前出风头,尤其是像王海这样高调的富二代。

“兄弟,今天是我哥哥大婚的日子,而你在这挑起事端,请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

王海一把捏过杜美拉的翘臀,不咸不淡的说道,语气中警告的意味非常明显。

梵天绝不怒反笑,鄙夷的扫视了一眼王海,道“不愧是王天河那老不死的教出来的儿子,吠叫起来也和狗一样。”

“你……你在说什么?”

王海有些懵,按照正常的节奏,在得知自己身份后,都会表现出很恭维巴结的态度,即便是梵天绝看上去气质不凡,那也会非常客气的跟自己道个歉。

谁能想到,对方态度自始至终没任何改变,不仅如此,还直接羞辱王家。

“哈哈哈,够狂妄,我喜欢,如果不是今天哥哥结婚,我还真想跟你好好玩玩,但现在,老子没那么多时间,赶紧的,跪下道歉,说不定本少爷心情好了,可以放你一马。”

王海眯着眼看向梵天绝,神态傲慢。

梵天绝眯着深邃的眼睛,玩味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道“王家可真是不行了,培养出你这样的废物,也不怕辱没了祖先的名声。”

“这人疯了吧,都这个时候了,还嘴硬。”

“他不怕王海直接废了他吗,到底是哪来的人物,但怎么也该知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吧。”

梵天绝的狂妄,彻底激怒了王海,他缓缓的松开杜美拉,道“姐,等我一会,我收拾了这个傻子,咱们继续深入交流一下。”

说着,他便看向梵天绝“小子,这是你找死,就算现在想明白了跪下道歉,也已经没用了。”

梵天绝冷冷一笑,然后直接抬脚,只看到一个残影,王海便倒飞出去。

“王天河没教过你,动手之前别那么多废话吗,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梵天绝缓缓走向倒地的王海,俯视的看着他说道。

王海满头大汗,惊愕的看向梵天绝,刚才那一脚实在太快,根本没看清楚怎么回事,他便已经中招了。

而且,此刻他感觉到浑身上下,骨架像是被击碎了一样,尤其是肚子,翻江倒海,突然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出。

“你到底是什么人?”

王海有些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问道。

梵天绝并没有回答的意思,只是淡淡的说道“王家欠我的,今天就先收点利息吧。”

语毕,梵天绝缓缓的抬起脚,在所有人都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一声惨叫,响彻整个会议大厅。

等所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王海已经脸色惨白,而裆部浸满鲜血。

“这……被……阉了?”

围观的人群也是惊呼声一片,纷纷不可思议的议论起来,而王海早已昏死过去。

杜美拉也被吓得不轻,看着不省人事的王海,颤抖的摸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人几步朝这边走来,先是蹲下检查了一下王海的身体情况,吩咐人把王海送去医院后,看向梵天绝,道“先生,不知王家与你可有什么过节,竟然下如此重手?”

梵天绝负手而立,扫了一眼来者,道“你不配知道。”

短短几个字,透着霸道,不屑。

中年人嘴角抽了抽,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一阵音乐响起,主角出现了。

刘刚一袭黑色西装,携手一个穿着婚纱的女人,从花拱门缓缓走向舞台。

中年人害怕影响到婚礼正常进行,派人盯紧梵天绝便离开了。

穿着西装的刘刚,容光焕发,在众人的瞩目下,汇聚了所有的焦点。

“呵呵,刘刚,你春风得意,受万人溜须拍马的时候,可能记得这些是怎么来的?”

梵天绝眯着眼睛看着主持台上的刘刚,表情很平静,并不能看出什么。

“欢迎大家来参加刘刚先生和李玫小姐的婚礼,大家也知道,王家是武馆起家,所以王家本身就不乏一些身手不凡的人,相信在座的也有不少喜欢钻研这些的人,为此,王家刚刚临时有个决定,那就是设个临时擂台,也算是为了婚礼助兴,当然,能守住擂台者,也将获得一份神秘的大奖。”

梵天绝眉头一挑,瞬间便明白了王家的用意,还临时擂台,不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么,王家一定是在得知王海被废后才做了这个决定。

也罢,今日来本就不是道喜祝贺的,既然砸场子,就要砸的光明正大一些。

本来举行婚礼的台子就够结实,所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一个成型的小擂台便被收拾出来了。

台下的宾客不乏好斗者,纷纷跃跃欲试。

很快,擂台赛便有序进行着,但多都是花拳绣腿,没什么观看价值。

就在这个时候,主持人再次上台,道“大家已经热身的差不多了,作为东道主的王家决定,随机挑选一些有实力的宾客,接下来将是龙争虎斗,请大家拭目以待。”

“终于来了么?”楚天绝端坐如钟,斜眼看了一眼擂台。

果然,主持人话音刚落,便看向梵天绝这边。

“那位穿风衣的先生,有没有兴趣上台露两手,给大家开开眼界?”

语毕,两个身穿西装头戴墨镜的男人在梵天绝面前站定。

梵天绝扫了一眼两个保镖模样的人,淡淡的对着主持台道“没兴趣。”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