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504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003章逼迫,罚跪佛堂
A- A+

“王妃饶命,奴婢……奴婢再也不敢了!”

“给本王妃梳发,然后好好待在房间内不许出门!”她这个样子确实没法子出门,想到自己无缘无故失了清白,春菊脑海中想像着昨夜的男子是谁。

心里有些激动,没准是王爷瞧不上王妃,所以和她共度良宵。

春菊脸上隐忍着,想着哪日被王爷抬成侧妃,到时候给戚曦好看。

戚曦没有理会春菊的小心思,梳好新妇发髻,便独自出门,翠羽早早就等在门外。

“王妃这边请!”翠羽带路,故意带着她绕了一圈,昨夜戚曦虽然只转了不久,却出于职业本能,将她走过的路径都记在心里。

她本想看看翠羽打的什么主意,却看见一个个身高马大的下人们再向里面抬着一个个挂着红绸的大箱子。

戚曦顿住脚步,她已经捋清了原主的记忆,自然知道这箱子里装的什么。

“王妃,还是快走吧,太妃已经等不及了!”

“既然已经来不及了,为何带着本王妃绕路?而且,这些都是本王妃的嫁妆,是谁允许你们动的,难道你们王府已经穷到连本王妃的嫁妆也要扣留吗?”

翠羽张大嘴巴,惊讶的瞪大双眼。本来太妃让她带着戚曦来此,就是为了当着她的面将嫁妆抬进自己的房间去,要知道这些都是戚曦的爹亲手准备的,这一百二十台价值至少一百万两银子。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送到本王妃房里去?”

“这?”

翠羽有些无措,就在此时,太妃被一个长相娇俏的女子扶着,从对面的花园中走来。

“何事这般吵闹?”

“太妃,是这样的,听从您吩咐要将这些东西入库,可是王妃阻拦着不让下人们动!”

戚曦抬头,望着雍容华贵的老妇人。

太妃三十有余,脸上保养极好,看不到一丝皱纹,浓妆艳抹,风韵犹存。身上穿着万字福寿马面裙,腰间配着牡丹花的香囊,头戴八宝翡翠面首,手指上还套着祖母绿的宝石。

“这些都是本太妃吩咐的,怎么,王妃不愿意?”

“不愿意!”戚曦语气镇定,笑容满面站在太妃面前。

“这些都是本王妃的嫁妆,属于我个人,并不是王府的财产,所以他们没资格入王府的库!”

太妃见戚曦居然一点都没被她的气势震慑,一向在府中说一不二的她顿时怒了。

一旁的身着浅粉色撒花百褶裙的女子见太妃脸色不好,横眉倒竖:“哼,给你脸还不要脸呢,一个商人的女儿嫁到王府是你们祖上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居然还敢在太妃和本小姐面前摆架子!”

戚曦面色丝毫未变,“就算是王太妃您,也要遵守祖上流传下来的规矩,这嫁妆是去是留,还要本王妃做主!”

太妃眼睛一瞪:“我烈王府居然娶回来你这个不敬长辈的不孝媳妇,真是个祸害!”

若是这些东西当着戚曦的面进了王府的库里面,外人也说不得什么,媳妇愿意将嫁妆补贴家用,也算是一种孝道。

只是这孝道代价太大,戚曦承受不起。

如果没有银子,不光是在王府之中,就算在外面,也寸步难行。

都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小小女子。

北辰芳兰怒容满面,悄悄对着一旁的丫鬟挑了挑眉。

小动作被戚曦抓个正着,她调蹙着说道:“小姐这是怎么了,眼睛抽了吗?”

北辰芳兰被抓包,脸色羞愤:“你……你这个贱人!”

“贱人?本王妃是你的嫂子,你这般不重长辈,果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娘……你看她……她居然连您也一起骂了!”北辰芳兰被戚曦的话气的说不出话来,趴在太妃的肩膀上开哭起来。

太妃心疼自己的宝贝女儿,连忙安慰,对戚曦更是恨的牙痒痒。

“太妃,奴婢有一事相报!”

“什么事,说吧!”

忽然,站在戚曦身边的翠羽直接跪在地上,颤抖着肩膀说道:“昨日奴婢来照顾王妃,只是当时房间一片黑暗,奴婢却听到了特殊的动静!”

太妃疑惑的问道:“什么动静?”

“王妃空房难耐,勾引小厮在房中行那苟且之事!”

北辰芳兰惊讶的看着戚曦:“娘,昨夜大哥病重,根本没有来新房,翠羽所说的也许是实情!”

“奴婢已经禀报了管事,还将那小厮抓来,现在已经送到这里来了!”

翠羽正说着,两个婆子压着一个贼眉鼠眼的小厮从一旁走过来。戚曦面色从容,看着这些人演戏。

真有趣,刚见面就要给她安上这般恶毒的罪名。

“太……太妃,昨晚奴才在王妃的院子里修剪花草,王妃却出来将奴才叫进了房里,怎奈王妃引诱奴才,奴才一时间耐不住就……”

“没想到我们王府居然娶了这么个不要脸的荡、妇,不愧是满身铜臭商人的女儿,终究是上不了台面,来人,将王妃押下去严加看管,新婚之夜就淫、乱王府,这样的女人我们王府可要不得!”太妃听罢,一点也没有让人解释的意思,虽然王府人多嘴杂,却依旧在她的掌控之内。

“娘说的对,这样的女人就该沉塘!”

几个婆子上来,不由分说就要将戚曦抓住。戚曦微微闪身,抬脚将两个婆子绊倒在地。

戚曦声音清冷,面色难看:“你确定昨夜是本王妃?”

“奴才……奴才确定!”

“那就奇怪了,本王妃昨日闲的无事,出去散心,根本未在房中,本王妃又如何勾引你的?况且昨晚夜色正浓,根本不可能有小厮出现在新房门外,你这个谎,可以说的在大一点!”

戚曦眯着眸子,再度逼问:“而你,又有何证据?”

“证据?”那小厮向了半天,忽然灵机一动,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红色肚兜。

“这就是证据!”

戚曦笑的肩膀颤抖,抬起脚将那小厮踹倒在地。

“太妃,污蔑王妃该当何罪?”

太妃见戚曦完全不将她放在眼里,动作彪悍,差点没气的岔气。

“你……你这个小贱人!”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