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504

是否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

收藏
第006章绝艳,病鬼王爷
A- A+

她可是武术教官,这点跑酷所用的招数完全难不倒她。

几个飞腾跳跃,戚曦就已经接近了那间院子,不知道王府里那些侍卫是干什么吃的,居然一个都没有出现。

戚曦隐藏在之前黑衣人待过的房顶上,小心的揭开一片瓦。

只见里面漆黑,借着月色可以隐约看到几个黑色人影。白色的幔帐将那张大床遮住,因为视线有限,戚曦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只是空气中还没有血腥味,判断应该没死。

解救人质的事情做过不少,对于戚曦来说,轻车熟路罢了。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戚曦从旁边的一颗大树顺了下去,对准窗户的位置,一脚踢了过去。

木质的窗被从外踢到里面,房间中传来哎呦一声惊呼,几个黑衣人拿着长剑刚要刺向大床,就见到一个人影站在窗前,一双闪烁光芒的眼睛望着他们。

“咳咳……谁?”大床内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那声音清幽如丝竹一般,动听怡人。

“王爷,你都要死了,还要继续睡吗?”戚曦幽幽的说道,听到那声音,她就有些好奇里面人的长相。

外面那些丫鬟说王爷长得不错,她这个正牌王妃到现在还没见过呢。

里面两个黑衣人一咬牙,长剑毫不留情的对着里面的人影刺了过去。

戚曦手指一弹,两颗石子倏然撞击在两人的手腕上,黑衣人吃痛,长剑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咳咳,居然诅咒本王死,你这女人,胆子很大?”那声音虽然有些虚弱,却带着上位者的气势,那人好像在摸索着什么,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不到一会儿,烛光大亮。

只见白色幔帐之内,一个男子的身形靠在床上,正捂着胸口不断的咳嗽着。

几个黑衣人见戚曦功夫高强,立刻说道:“走!”

四道身影同时向大门处冲去,戚曦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你去将他们全部都抓回来……”

戚曦有些无语的看着房间之内说两句话就咳嗽个不停的烈王。

原来她嫁的男人,病的如此重。只是这般病重,还带着命令的语气,真是够可以的。

毫不客气的推开面前的阻碍,戚曦大步走了进去。

“是你刚刚说让本姑娘听太妃的话?”

里面的人沉默半晌:“太妃是本王的娘,你身为媳妇,自然要听她的话!”

“如果不听呢?”

“本王不需要不听话的女人!”

戚曦一把撩起幔帐,忽然,被里面的美景震惊住了。

纵使她前世见过电视网上的无数美男,也不得不说,眼前之人是她至今为止,见过的最美的。

浓眉斜飞,一双凤眸细长邪魅,眼角处微微扬起,彰显着主人清傲中夹杂着妖娆的气质。

鼻梁笔直完美,珠圆玉润的汗珠顺着鼻尖细密的冒了出来,脸色带着一点不自然的红晕。

“看够了吗?”

清冷的声音拉回了戚曦的视线,戚曦脸色微红,却没有不好意思。

“美是给人看的,藏着窝着太浪费了资源了!”

戚曦坐偌大的床边,和北辰风冥隔着一段距离。

“今日本姑娘帮了你,你也要答应本姑娘一件事!”

北辰风冥抬起头,苍白的唇角露出一抹笑意。“你嫁进了王府,就是本王的女人,你没有资格和本王提条件?”

“你不想娶本姑娘,本姑娘也不想嫁给你,这样吧,好聚好散,你写下一纸休书,我拿着离开王府!”

北辰风冥的脸色忽然冷了冷,这女人居然嫌弃他。

“就算本王死了,你也要给本王陪葬!”

戚曦顿了顿心中暗骂不已,这个男人这时候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让她去阴间给他做老婆吗?

“你这人怎么这么霸道,本姑娘不奉陪,既然你不下休书,本姑娘自己有腿会离开这里!”

“想离开,要有命才是!”

两人正在谈话间,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哥……”

戚曦一愣,没想到小包子这么快就来了。

她眼中光芒一闪,起身躲在幔帐后方。

一群人呼啦啦冲进门窗全碎的房间之内,顿时傻了眼。

“废物,真是废物,王府养着你们都是吃白饭的!”小包子金光闪闪,小大人一般站在人群骂着,戚曦在后面看着,忍不住笑的肩膀颤抖。

“咳咳……好了霖儿,那些人已经走了!”

北辰风冥摸了摸小包子的脑袋,北辰风霖可爱的冲着他笑了笑。

还是头一次见到小包子笑脸的戚曦顿时不笑了,果然这一家人除了那个北辰芳兰,全部都是妖孽转世,若是老王爷和王妃活着,她倒是很想亲眼瞧一瞧两人当年的风采。

只是一想到那个喜欢折腾的太妃,戚曦顿时笑不出来了。

门口的大门和窗户被那些侍卫全部收拾好,等到房间空无一人,北辰风冥才再度开口。

“出来吧!”

只是他的话没有管用,戚曦不见踪影。他挑眉望去,只见戚曦正坐在他摆着夜宵的桌子上大吃特吃。

北辰风冥的唇角忽然勾了起来。皇帝居然派这样的女人来监视他,倒是有趣的很。

只是不知道昨夜的一幕,是她故意为之,还是完全意外。

如果是意外,他倒很喜欢这女子倔强直爽的性格,如果一切都是装出来的……他亦不会手下留情。

他垂着眼皮,看着地上的两枚石子。

据他调查所知,戚家这位小姐胆小懦弱,不喜出门,从未听说学过什么功夫。

在家中挨打挨骂,经常过的连丫鬟不如。

可是如今看来,这女人身上充满英气和强势,而且武功不是一般的高强,听暗影白日观察所知,伶牙俐齿,将太妃顶撞的无言以对。

除非他的王妃被人给掉包了,不然不可能会变成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见戚曦吃的正香,北辰风冥再度开口:“两日后,随本王回门!”

戚曦差点将口中的糕点喷出去,“你身体这般,能走动吗?”

若是不小心离开了回不来,恐怕那小包子上天入地都会追杀她。

她可不想背这人命官司。

北辰风冥只是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还能更假一点儿吗?戚曦吃下最后一口糕点,终于心满意足。“今天就借你这里睡一睡,明早我再回去!”

新房都没人收拾,她也不想知道躲在新房里的春菊如何了,不过那位小姑子将怒火都转移到她身上,如今应该过的很不好。

北辰风冥因为太累,揉了揉额头躺下继续休息,没有去瞧戚曦一眼。

蜡烛吹灭,房间中寂静无声,一夜无言流逝。

戚曦像是安了脑中一般,在清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准时醒来。

她站起身便像外面走去,脚步声将躺在床上休息的北辰风冥惊醒。

“慢着!”

戚曦这才想起,她现在已经不是在部队之中,而且她还在一个男子的房间中住了一夜。

她抻了抻懒腰:“什么事?”

“服侍本王更衣!”

取消